Skip to content

pt1pq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神魔書 起點-第二百九十章 喬被栽贓了(2)鑒賞-fwvyn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进门后的操场上,千多名乔的下属和数百警察对峙。
能有五百名警察排成一字长蛇阵,左右两翼,各有百多名骑警在虎视眈眈。
马科斯背着自己的大斧头,光着膀子,双手抱胸,阴沉着脸站在警察的队伍前方,身后同样是一字儿排开的千多名战士,以及混在人群中,手持短铳,随时准备打冷枪的威图家护卫。
十名吐血的战士已经被搬到了操场旁,几个战士正在忙着急救。
王牌兵王在都市
灌下药剂后,十名战士的内伤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是他们身上都有骨折,急救的战士们忙着正骨,然后打上夹板和绷带。
三十几名受伤的警察,也被搬到了一旁救治。
只不过,他们可没有乔这么财大气粗,他们服下急救药剂后,还有警察在吐血。他们也没有血斧战团的战士这么硬气,几个骨折的警察瘫在地上,正不断的哼唧着。
一名三级警校从队伍中走出,他来到了马科斯面前,然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身高超过八尺的马科斯穿着一双厚底马靴,这让他的身高达到了惊人的八尺三寸左右。而这名三级警校,他只有六尺多一点儿。
站在气势惊人的马科斯面前,这位三级警校简直就好像一个孩童,马科斯的一条胳膊,都比他的腰身还要粗了不少。
裂日(一) 劍虎
“袭警,是重罪。”三级警校咬着牙,怒气冲冲的抬头看着马科斯。
“干-恁-娘!”马科斯举起手,一耳光抽在了三级警校的脸上。就听一声巨响,这个三级警校打着旋儿飞了起来,大口吐着血,一头栽进了后方的警察队伍,一家伙撞倒了十几名警察。
“袭警?”马科斯‘咔咔咔’的大笑了起来:“这里是帝都,给你们一点面子……要是在鲁莱战场……你们这种弱鸡、软蛋,嘿嘿……”
马科斯放声大笑,他身后的血斧战团的战士们,也都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
他们都是马科斯从鲁莱大平原的野战军团中拉出来的精锐,每一个都出生入死,手上起码都有七八条人命……被他们杀死的,可都是卢西亚帝国的战士,可没有一个普通人!
所谓骄兵悍将,莫过于此。
经历过尸山血海,他们是真看不起帝都的这些警察。
警察队伍一片混乱,左右两翼的骑警们同时喝骂,他们纷纷丢下了手中的警棍,拔出了腰间的马刀。
骑警们大声呼喝,将马刀举过头顶不断挥舞,刀锋破开空气,发出尖锐的鸣叫。
昏事
数百名警察也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木警棍,拔出了挂在武装带上的短铳,瞄准了数十尺外的血斧战团的战士们。
马科斯的瞳孔一缩,这些警察是有备而来。
按理说,负责维持治安的警察们,他们最常使用的警械,无非是警棍和手铐。燧发短铳什么的,其实都不是警察的标配。
这数百名警察,清一水儿的配发了制式的短铳,而且在他们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在短铳中填充了火药和铅弹……这些家伙,是早就有了准备。
马科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脚下一圈厚重的黄色光晕扩散开来,顷刻间笼罩了方圆三百尺的大地。地面‘嗡’的一抖,一股强大的重力突兀的出现,百来名警察措手不及,一个个怪叫着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你们确定要动手?”马科斯反手抓起了背在身后的大斧,轻轻的将斧头往地上一杵。
地面晃了晃,骑警们的坐骑纷纷抬起前蹄嘶声鸣叫,更有数十头战马被马科斯放出的气息震慑,直接吓得当场屎-尿-齐喷,场面一时间乱到了极点。
警察队伍中,几个带队的警校脸色齐变。
毕竟是帝都,哪怕是一个普通警察的见识,都比其他行省的乡巴佬们要强出许多,何况是这些警校?
马科斯脚下的土黄色光圈,分明是超凡六阶的存在才能掌握的超凡能力!
而超凡六阶!
活见鬼,超凡五阶,就能在帝国军中挂上将军军衔,如果功劳足够的话,中将甚至上将,也不是不可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而超凡六阶……
不需要任何功劳,只要愿意加入帝国军,肩章上就直接能扣上两颗金色的小星星。
至于说超凡六阶的战力……
呵呵,杀死他们不到一千人的警察,大概也就是喘几口气的功夫吧?
百来名被压趴在地上的警察停止了挣扎,他们一个个哆哆嗦嗦的看着身体被一层土黄色光晕覆盖,魁梧威严犹如神灵的马科斯,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袭警?”马科斯手指轻轻弹动大斧的长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是我们老板的私人领地,按照帝国贵族法典,私闯贵族领地,我们有权将你们就地格杀!”
人群中,几个警校的额头冷汗不断的渗出,两条腿有点发软。
“要不,我杀了你们?”马科斯咧嘴,露出了两排白生生的大牙,他身后的战士们轰然大笑,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些警察,全都怂了。
马科斯带人和警察们对峙的时候,乔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一套崭新的制服,佩戴上全套的徽章和奖章,不紧不慢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隔着老远距离,乔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战士们左右分开,让开了一条道路,乔背着手从人群中走过,冷笑道:“我刚才看到,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暴徒’,闯入了一名皇家海德拉徽章获得者的‘私宅’,悍然袭击了这里的护卫。”
“我对皇家海德拉徽章的特权,还有点不了解。”乔走到马科斯身边,看着面前不远处的警察们,伸出手指,用力的擦拭了一下挂在左胸口的一等座狼功勋奖章。
数百名警察同时瞪大了眼睛,一个个犹如见鬼一样看着乔肩膀上的三级警校肩章,以及他挂在胸口的一等座狼功勋奖章!
三级警校……这是自己人。
一等座狼功勋奖章……活见鬼,不要说银质的座狼功勋奖章,就算是更低一等的青铜材质的剑齿狼功勋奖章……在场的警校、警尉、警士以及普通警察们,就没一个人拿到过!
乔是警察,自己人,而且,是一名功勋警察!
那些普通的警尉、警士和警察们开始窃窃私语,很快他们就大声喧哗起来——他们今天一大早执行的,究竟是什么见鬼的任务啊!
大唐貞觀一書生
父子
“我对皇家海德拉徽章的特权,还有点不够了解……记载了这枚徽章特权的小册子,我还没来得及翻看……我是一个谦虚的人,我其实,并不需要这枚徽章带来的特权。”
“但是,就算抛开这枚尊贵的徽章,我的名字中,也带有‘容’的中名……我是贵族,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这数百亩大小的地盘,是我的私人领地。”乔背着手,镇定自若的看着面前已经乱成一团的警察们:“你们私闯我的领地,我可以向贵族院申诉吧?”
人群中,几个警校额头上的冷汗已经顺着面颊滑落,流到了下巴,钻进了衬衣……大清早的,天空还飘着雪花,寒风吹过,湿哒哒的衣领带来了刺骨的寒意。
“就算你们是警察,你们擅闯一名贵族的私人领地……谁懂《贵族法典》?如果我向贵族院申诉的话,这是什么罪名?”
紧跟在乔身后,存在感近乎为零的兰木槿咳嗽了一声:“在场的诸位警官,最少也要服十年的苦役……至于说领队的警官们,北方冰海上,那些荒岛矿场欢迎你们。二十年的挖矿苦役,这是最少的惩罚。”
“当然,我们少爷拥有皇家海德拉徽章,如果他向贵族院申诉,那么在量刑时,法官一定会考虑这个因素,你们大概会被加倍惩罚。”
竊道諸天
兰木槿轻声道:“除非,你们能拿出……”
乔回头看了一眼兰木槿:“他们还有可能脱罪?”
煙雨長堤:凰圖之惡女驚華
兰木槿点了点头:“如果他们有贵族院和警务部联名签发的,针对某个不法贵族的搜查令,那么他们今天的闯入和后续的一切行为,都是……”
‘轰’!
一声巨响从操场后方,一排景观林后面的一栋大楼中传来。
巨大的爆炸气浪震得景观林枝叶乱飞,好几颗合抱粗细的景观林被拦腰震断。那一栋六层高,原本作为教学楼使用的长条形大楼,在爆炸声中轰然塌掉了一小段。
爆炸声响起,马科斯一个跨步挡在了乔的面前,兰木槿、兰桔梗一左一右护住了乔的两翼,兰木槿指缝中有寒光闪烁,兰桔梗直接拔出了短刀。
“敌袭!”马科斯大声的咆哮。
警察队伍中,一名三级警士举起了短铳,冲着二十几尺外的乔扣动了扳机。
‘轰轰’两声闷响,两发大口径铅弹直奔乔的胸膛要害。
马科斯右手猛地抬起,两发铅弹打在了他的手掌上,溅起了点点火星,马科斯的手掌丝毫无损,扭曲变形的铅弹重重的坠地。
神也玩轉網遊 孽欲
随着三级警士枪响声,警察队伍中,十几名早有准备的警察同时扣动了扳机。
铅弹乱飞,双方的距离太近,乔身后的战士们当即有七八人被铅弹击中,刚刚从被窝中跳起来,身上只裹着单薄衬衣的战士们身上,当即喷出了大团的血花。
‘轰轰轰’,乔身后的威图家护卫们悍然反击。
相比血斧战团纪律森严的战士们,威图家的护卫们……哪里管对面站着的是谁?
百多名威图家的护卫,每个人都是双手持枪,一水儿双筒燧发短铳。密集的枪响声中,四百多发大口径铅弹呼啸而出,数百名警察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
“操!”乔破口大骂。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