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501r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巡山校尉-第一百五十六章 武魂定數 有限手段分享-oxkyd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一十二战已讫,归无咎收摄残存武魂气机十二道,混凝为一。
最后一道气机调和均匀,好似一锅本已热浪蒸腾的清水终于煮沸,鸣沸回落,大音希声。
更奇妙的变化是,累积纳入丹田的武魂气机,原本虽能被归无咎凭全珠运使如意,但到底隔了一层,好似手中牵着一枚绳索,借此拖拽操控一件外物。只是随着十二道气机之数已足,这一种“隔”的韵味,忽然再也消失不见。
蛻變
归无咎心头,陡然生出一种亲近之意,似乎这一十二道气机,和自己正身炼化而成的元婴法力相比,无有任何不同。
“中”“外”之差,一步消弭;
凝合成象,武魂成矣。
至于生成何等武魂,归无咎心中亦立刻有了主意。
归无咎本是不拘常法之人,自踏入道途以来,以“天人立地根”为旨,步履维新。如今虽涉武道,却也不易初志。按照此时心意,当不为任何前人成例所拘束,纵其想象,成一前所未见之武魂。
瞳神
更何况,他踏入武域之后,因缘巧合,名义上是归属于“有胥”一脉。这一脉之武魂,本就不拘嬴鳞毛羽昆之属,自法求变。
但当归无咎生出此念时,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一道道画面来。
白衣倩影,英姿飒飒,往来如风。
姜敏仪。
異世淩神
从拜山云中,竭力一搏,到留下印记;最终心缘兆起,踏入秘地相寻。一幅幅画面,在归无咎心中流动。
因何有此念动?
难道是提示自己,凝合武魂,当选白虎之象吗?
归无咎沉下心去,细细推敲,不过数息功夫,已隐隐约约把握端倪。
自己能够获得武道之中的机缘,姜敏仪是引路之人。“真幻间”所得,她注定有份。
更为特殊的是,归无咎终究是后天而成的武道修者,抑且并非最纯正的内外十二枚武道龙符持有者。所以一饮一啄,有缘分终始之辨,归无咎终不能一揽无余。
若说武道之中的机缘,是暗藏虚中的一顶皇冠。而归无咎平空出奇,随缘撷取,当可以取走这顶皇冠之上价值最高的一枚明珠;而皇冠本身,还是当归属于更加纯正的武道修者。
因此,归无咎所成就之武魂,若果真是平空而起,与姜敏仪之武魂全然无涉、不构成任何联系。那么“真幻间”的机缘,亦必将有所残缺。
那么以命理、星相、坎离、水火。阴阳之辨,对照姜敏仪的白虎武魂,自己该成就何等武魂,那就昭然若揭了。
一十二气打散运转,依次凝练成鹿角、驼首、蛇身、虾眼、象耳、蜃腹、鲤鳞、虎足、鹰爪之形,真幻三变,终在背上复现图案,显现真形。成就之一瞬,周遭气机微微一隐,风云卷合,水火生变之象,已暗藏其中。
青龙武魂。
不知是巧合还是暗藏玄机,武域之中,以龙为武魂者,他还并未亲眼见过一人。
归无咎微微一笑。虽然无法亲眼得见,但是此时他背后武魂形象,一笔一划,自己皆能清楚感应。
帝業鳳華
但气机微微凝复之后,归无咎立刻察出两点不对来。
其一,自己借法天机,成就后天武魂,按理说当是武道中极重大的机缘演变。可是此时的天地之象,似乎并未有相应层次的异象与之相匹配。
其二,这新“成就”的青龙武魂虽然生机俱足,完全化作归无咎本身所有之物;但是此武魂到底有何妙用,归无咎此时却体会不出。
再度动用神意内观之法细望——
原来,这青龙武魂万般都好,只是一双龙目,却只得一个囫囵眼白,未见光华。
可以推断,唯有这“画龙点睛”的最后一步完成,归无咎才算是一个真正具有青龙武魂。
只是,这一步当如何着手呢?
“道友,请吧。”
这清亮四字,打断了归无咎的思绪。
抬首一望,原来四战之后,银甲人已立在面前。
方才归无咎筹策演化、凝练武魂,看似经历了极漫长的时间,其实神思一起一伏,举手成就,不过尽在三十六息之间而已。
归无咎收摄气机,淡然道:“很好。”
或许势均力敌、尽舒己意的一战,便是最后“画龙点睛”的落笔处。
银甲人并非废话,举手抬拳,猛然一击!
这一击,可并非试探性的开场白,不温不火;一出手,便是石破天惊!
先前这几位施展手段,全力一击击出,清响之声由远而近,已是极为高明的手段;而银甲人这一击出手,整个方圆百里之地的任意一寸空间,皆是同时传来致密刺耳的嗡鸣声。
这已经非是用木棍搅动湖泊,而是力达四梢,同时紧密的掌控着百里之内的一切存在。
綜為了成為聖母而奮鬥吧 殷家大少
归无咎眉头陡然一凝。
他看得更加清晰,随着银甲人一拳击来,四面八方似有无限致密的气体化作圆珠滚动,而此人的拳力可以尽数倾注到其中任意一个角落,一击隐匿于万千击之中,沛然难御。
旅途之中,归无咎琢磨武道中的交手招式,也曾经设想过类似的变化。只是觉得其中变数过于精密,力难由心,所以最终放弃。
而银甲人却做到了。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银甲人这一击,竟似只是随手一击,并未动用全力的样子。
以乐思源道行之高,若是此时易地而处与银甲人交手,只怕一招就要败在他手上——尽管双方的真实差距,远不当是如此之大;尽管银甲人所动用的手段,堪称非常之法。
千钧一发之际,以归无咎的神意精敏、道缘高妙,在拳力及身的一瞬,终是找到了这一击的准确落点。倾尽一身真力,又以本命法宝调运驾驭,终究是不可思议的达到了“力出圆满”的界限,正面迎击。
然后,归无咎身躯一荡,似慢实快,节节后退,飘摇出二三十里外。
这一击也测试出,以本力高下而论,银甲人的实力,实要在归无咎之上。
此时归无咎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后退之势,其实并非是他本意如此,而是遵照本命法宝的指引,顺势施为的卸力手段,中外激荡,守真不坏。若无本命法宝的调控之功,迎上本力明显胜于自己的一击,就算挡下,身躯之中的不谐一时半刻无法驱逐,也会在第二击、第三击的追击下速败下阵。
归无咎虽处劣势,心却未乱。
不过,他也由此从成就后天武魂的喜悦之中暂时抽身,将全数心神投入到眼前一战中。
这一战,与归无咎想象的大不相同。
武道之中,本来就讲究全力以赴。若非明确敌我实力差距极大,否则出于慎勇决绝之心,断然无有轻易留手的道理。更何况归无咎自信,以自己的道行层次,不当存在什么“功行远胜于己”的人物。
制霸好萊塢 禦井烹香
再者说,若是银甲人果然功行远胜于己,他又何必见归无咎辄避?又何必一连遣出十二人动用类似于“武魂祭法”的手段,只求略微削弱一些自己的实力?
无数征兆和事实表明,银甲人先前并无把握胜过自己。
星空卡徒
归无咎念头通达,在一瞬间便将这一切理清。同时他神思锁定占据之内,未有丝毫松懈。
重生天才富二代
银甲人缓缓靠了上来,相隔百丈之外。
他一击便大占上风,按理说该当乘胜追击才是。七成力不足,便用八成力;八成力不足,便用九成力。可奇怪的是,银甲人此时却似乎甚是踌躇,犹犹豫豫的站在百丈之外,观察归无咎的一举一动。
归无咎测其心意,他似乎是猜测自己是否受伤。
此念既明,归无咎立时把真力一震,恢复了一身整劲,然后冲银甲人微微一笑。
银甲人身躯果然一颤,瞳孔陡然一缩。然后,他右掌高高举起,似要再度出手;旋即又缓缓垂落下来。
归无咎心中,产生一个猜想。
莫非银甲人这规模骇人的攻击手段,有使用次数的限制?
所以他才务求一战毕其全功,不惜双极殿长老之性命,也要确保将自己的战力状态略微打压,削减到某一个状态之下?对于某一道标杆之下的战力,他所掌握的有使用次数限制的一击,方才能够确保成功?
如此说来,先前此人战力明明在乐思源之上,却不肯出手,反用言语劝退,就说得通了。他的确是能够轻易击败乐思源;但是此人并不愿意将这一机会,动用在乐思源身上。
仙道之中,有使用次数限制的神通道术并不罕见。别的不说,归无咎自己的压箱绝学空蕴念剑便属一例。但在武道之内、讲究“至真至简”的斗战法门中,如此手段,却是闻所未闻。
或许,这并非是什么道术功法,而是某种意外的机缘。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