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天澜帝国香山公爵府往西三千多公里之外,是一座远比香山公爵府更为宏伟华丽的宫殿。
这里是明月帝国的皇宫。
大西洲上的五位绝顶高手,在三个帝国中的称号并不一致。
在天澜帝国称之为一字封号级,突出的是皇帝授予名号的权威性。
在烈日帝国,则称之为五绝,因为烈日帝国的两位绝顶高手并不是庙堂的重臣,而是在江湖上的巨擘,五绝是江湖修行人对这五位在实力上的推崇。
在明月帝国,则称为圣人。明月帝国是二圣临朝的局面。皇帝夫妇本就是这个级别的修行者,被尊称为圣人,因此连带着,其他三位也这个待遇了。
今天明月帝国的皇宫里,皇帝出去微服私访了不在宫中,皇后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
身为五圣之中唯一的女性,明月帝国这位皇后称得上才貌双绝,家族势力极为庞大,权力欲望也很旺盛。
而皇帝则跟一般的皇帝不太一样,对权力没什么兴趣,游山玩水倒是一把好手,因此不爱在宫中待着,总出去晃荡,然后把国事一股脑交给皇后去处理。
夫妻俩的感情是极好的,只是这聚少离多的局面,让皇后心里难免有些怨怼。
今天就是如此,皇后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所以御书房里的太监宫女都大气不敢出,小心伺候着。
御书房里的掌印太监,名叫福安,宫里的老人儿了,这会正再站在书案边上。
老太监满头白发,一脸的褶子,唯独这双手却很白嫩干净,正在替皇后碾磨着朱砂红墨。
“福安。”皇后搁下了朱砂笔,问道,“陛下今天到哪儿了?”
“禀告娘娘,根据行程,陛下今天应该到泉城了。”福安答道。
“泉城?”皇后略作沉吟,随后淡淡说道,“水土养人的好地方,出美女。”
福安神色一僵,赶紧劝道:“娘娘多虑了。”
皇后冷哼一声:“别以为他在外面干什么我不知道,我懒得管而已。”
“娘娘圣明。”福安赞道。
“这是本宫圣明吗?这是无奈。”皇后说道。
“娘娘宽宏大量。”
“你……”皇后指了指福安,“本宫迟早被你这个老糊涂气死。”
“奴婢该死!”福安赶紧跪下道。
皇后看着老太监一头白发,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
等老太监颤颤巍巍地起身之后,皇后又说道:“泉城这地方商贸繁华,往来人员复杂,皇帝虽然修为高深,可得防着被人算计,你吩咐下去,让皇帝身边的人加强戒备,必要时……”
皇后话刚说到一半,忽然心有所觉,紧接着眉头一蹙,看向了东方。
这位整个大西洲公认最强大的女人,一双眸子幻化成两朵粉红梅花,正在不断旋转着。
就这么看了一会儿,皇后问道:“福安,皇帝真去泉城了?”
“根据事先的行程,陛下今日应该到了泉城。不过娘娘也知道,陛下行事常人难以揣度,到底去了哪里,奴婢并不清楚……”老太监说道。
“难道他去天澜了?否则东边这场圣人之战怎么打起来的?”皇后自言自语道,“这人也真是的,一点招呼都不跟我打。福安,你去招内阁大臣和兵部尚书来这里。”
福安刚要起身,却听到皇后又说道:“且慢,陈天罡的对手,并不是陛下。”
“那难道是……南边的那两位?”福安问道。
“也不是。”皇后摇了摇头,“看来随着天神结界开启,海外已经有高手来大西洲了,你还是去把内阁大臣和兵部尚书找来吧,我们议一议。”
“是。”
……
天澜帝国的国师陈天罡,一字封号“圣”,这一拳打出来,直接引发了天地异象。
如果把整个大西洲看做是一片湖,那么这一拳就是砸进湖里一块巨石。
在他身周数百公里范围内,天气之间蕴藏的力量被快速汲取,随后更远处的元气再填充过来,进而引发了整片大西洲剧烈的元气波动。
所以这一拳,天底下这个级别的高人都心生感悟。
不仅仅是大西洲,哪怕远在昆仑山下的苗光启和唐高杰,都有所察觉。
而处在这一拳正对面的,除了林朔之外,还有香山公爵府。
这座建成于五十年前,经过三代香山公爵苦心经营的府邸,在此刻毁于一旦。
就好像跟之前那个警戒塔楼一样,所有的砖木瓦块,都在瞬间被全部分解。
这种分解还不是直接化为齑粉,而是一块块的木料、砖头、瓦片、青石板,所有当年的建材,都是囫囵个儿的,只是它们之间的粘合剂没有了,哪怕是极为巧妙的榫卯结构,也被一下子拆解出来。
而林朔本人,在这一拳之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猎门总魁首人不见了。
苗成云看到这个状况,赶紧用外放神念去找林朔,却发现在自己的念力范围之内,没这人的下落。
于是苗成云人一下子懵了。
自己兄弟人没了,而且对方这一拳的效果,苗公子也无法理解。
九龙法师
在苗成云的感知中,天澜帝国国师刚才那一拳,是整合了阳八卦理解中的八种天地之力,然后一拳轰出去。
按理说,那应该是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种力量的狂轰乱炸才对。
结果这些力量凝结到国师的拳头上,性质居然起变化了。
目前公爵府这个情况,这显然是空间拆解的效果,可这种力量是怎么来的?
苗成云百思不得其解,然后叹了口气,身子一晃拦在了天澜帝国的国师身前。
“我说过,我是善后的。”苗成云面对陈天罡,沉声说道,“你想对其他人动手,先过我这关。”
“你拉倒吧。”一只手搭在苗成云肩头,把他往后一拉送到一边去了。
苗成云脸上一阵狂喜,说道:“你没事儿啊?”
林朔回来了。
只是苗成云扭头看过去,发现猎门总魁首这会儿几乎赤身裸体,也就是下半身系着一块红布,勉强遮羞。
苗成云又仔细一打量,发现这块红布好像就是新娘子的红盖头。
猎门总魁首这会儿也是臊眉耷眼的,很郁闷。
他指着对面的陈天罡说道:“老头你这招数太阴损了,打人没啥感觉,专门碎人家衣裳。幸亏我是个男的,要是个女的怎么办?”
陈天罡看着林朔,嘬了个牙花子,似是也不太理解目前的状况。
这时候,两百米开外,夏侯轩对米白悄悄说道:“哎,老国师是不是最近年事渐长,修为衰退了?”
米白瞪了夏侯轩一眼:“你觉得可能么?”
夏侯轩说道:“我也觉得不可能,可事实胜于雄辩,你看看这状况。老国师这一拳,别人不知道咱还不清楚嘛,这叫‘破碎虚空’。
公爵府只是被他的拳风余波扫过,这都成一堆碎石瓦砾了,那小子正面承受,然后就碎了一身衣服就完事儿了?
难道不是应该整个人粉粉碎、挫骨扬灰才对吗?”
“按理说是得这样。”米白点点头,“可人家就是没死怎么办呢?要不你上去替老国师把他宰了?”
“米白你这女人真歹毒,想害我是吧?”
“我怎么就害你了?”
“这人能接老国师一拳安然无恙,那是什么级别的人物?一字封号跑得了吗?”夏侯轩说道,“我去跟他叫板,活腻歪了?”
这边两人一阵碎碎念,没人理会他们,因为原本在他们身边的苗成云,这会儿已经在林朔身边待着了。
苗公子一看林朔都快光屁股了,赶紧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他披上,数落道:“你这人真不要脸,有妹子在场呢,不知道多找几件衣服再出来啊?”
“废话。”林朔整了整衣服,说道,“我怕我要是出来晚了,你就被人给宰了。”
“我用你啊?”苗成云说道,“哎,你手上的追爷呢?”
“留在冬冬那儿了。”
两人这番对话的功夫,对面的国师似是还没想明白,自言自语道:“他明明是海外人,怎么也受到了天神的眷顾?”
“行了。”林朔摆了摆手,“国师你也别琢磨了,你接了我一箭,我也接了你一拳,虽然有些意犹未尽,可这场架咱们算是打完了。现在的问题是,公爵府被你给毁了,我这场婚还怎么结?”
陈天罡醒过神来,看了看前面的公爵府,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要在这儿最好的酒楼,摆下流水席面,凡是路过的人,只要进来给我和新娘子道一声喜,酒菜管够,另外再给一枚银币的喜钱。”林朔指了指老国师,“如此三天,所有的费用你包掉,这事儿就算拉倒。”
双面总裁难伺候 罗可可
陈天罡翻了翻白眼:“小子,你这是讹上我了是吧?”
“不行咱就再打下去。”林朔淡淡说道。
“打就打!”陈天罡捏了捏自己手腕。
两人一言不合正要继续开打,两人之间人影一晃,三皇子普罗米修斯出现在两人之间。
三皇子对国师深施一礼,说道:“师尊,林先生的婚礼大皇子和我自会操办,此事就此结束。”
陈天罡看了三皇子一眼,告诫道:“此人来历不明,身上又有天神之力,你和大皇子要小心。”
“学生知道了。”三皇子说道,“师尊请回。”
“嗯。”陈天罡应了一声,随后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夏侯轩和米雪在对三皇子施礼之后,也离开了。
三皇子目送三人远去,然后转过神来,看向了林朔,微微笑道:“林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林朔对这人抱拳拱手,说道:“三皇子,你刚才说的话算数吗?”
“那当然。”三皇子笑道,“林先生能接我师尊一拳而无恙,此等人物,大皇子和我自然是想结交的,林先生的婚礼能让我们承办,这是大皇子和我的荣幸。”
“算数就好,那我跟你说个事儿。”林朔说道,“我刚才去我夫人那边取衣物的时候,正好有人要对我夫人出手,我顺手就处理了,这人好像是三皇子属下。”
三皇子一听这话,脸色巨变,看向了公爵府的小楼方向,嘴里喃喃道:“屠先生他……”
“断首屠良,刀确实很快。”林朔淡淡说道,“可惜了,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
两人所在之地往北三百多米,是公爵府的南墙内。
刚才电光石火之间,一场战斗在这里悄然开始,又悄然结束。
苏冬冬手中的异种天蚕丝,到底还是没有机会出手,因为她男人林朔到了。
追爷这会儿就立在小楼的碎石瓦砾上,底下是一滩血肉,以及两截折断的长刀。
天澜帝国的国师,今天确实不能杀,否则事情无法收场。
可这个阻挡自己迎亲的屠良,林朔是有言在先的,他只要不让开,今天必取他性命。
做买卖干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诚信。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