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这也没什么,不过攻心之计罢了。”听了这石擎的赞语,那灰衣人却是极为谦逊地淡淡笑了笑道。
“我就不明白了。按理说,若是那城上之人,以那些个降军将士的家人为要挟,应该能够迫使他们与我背城一战才对,为何同样的事情,被我们利用,却能够让其因之倒戈。”这石擎虚心下问。
之前的事情,他也认真考虑过,把自己放在那城上将军的角度,会有什么样手段,能叫这些个士兵重拾与莽荒军对抗之心,想来想去,那以其亲人为要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大明江湖录 孤星凄凄
“呵呵,这就是人心。”那灰衣人淡淡地笑了笑,缓缓解释道。“之前咱们大军于这叛军之后一路追赶,虽然不曾有过一战,可那几百里路下来,这些人随着体力消耗,对于我军的恐惧,便也随之深埋心底。
一个人,若是对一件事物生起了深深的恐惧之心,那么就很难再生起反抗意志。而对那城中的守军就不同了,他们与那城中的守军,原本同出一军,相互之间的战力大致相偌,也极相熟,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是他们这支降军体力处于最差状态,也不会对那城中守军生出畏惧之心。
不惧,才会有一战的勇气。后来,我们率先抛出他们亲人这张感情牌,让他们知道,只有攻破城池,才有可能将其亲人救下。呵呵,人一般都是盲从轻信的,在将军讲出那一番话后,加上那降军中一些有心人的鼓噪,这大部分人啊,从内心之中就会觉得,只有那攻破城池,才会是唯一救下他们亲人的出路。”
“这降军之中,应该也有聪明人吧,难道他们就不想想,若是他们背城与我们一战,真要将城保了下来,那么,他们的亲人也一样得救?”
“呵呵,既然是聪明人,那么大势,自然就能够看得清楚。以我们莽荒军的实力,若是肯付出些代价来,攻破这季园城,应该是必然之事。
这城外降军,对着我军已无战心,可以不计。而那城中,原本军士十去其七,又见这城外之军大败,那必然也是人心惶惶,战力比之从前也不会太高,有心人算算就明白。还是随了我们的意思,他们保下自己的性命,保下亲人的性命的机会才会更大。”
“啊,呵呵,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怪不得那小,那南宫军师说什么,上兵伐谋,其下伐交,再下才是攻城。这兵不血刃,便能屈人之兵,应该就是那军师所说的伐谋吧。”这石擎心有所得,默默点头道,同时内心深入对于南宫婉更加佩服起来。
“其实,之前的水淹曙光城,伏击驰援军,这些都是伐谋。是才的蛊或军心,不过是一种小技俩而已。”
“小技俩,纵然是小技俩,只要能够起到大作用,那便是好谋略。”
就在那石擎与这灰前人谈论的当口,前方被破开的城墙缺口处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城墙被生生轰开一段,使得那城中军队失去了坚城的凭仗,虽说那城中军士,在体力上比之降军强上不少,可那降军此时却是个个心中恨意滔天。一是恨那城中之人之前闭城不纳,置自己于死地,二是恨那城中之人太过心恨,便是连自己军中子弟的亲人,都下得去手屠杀,胸中有这一股恨意激荡,那战斗起来更是凶猛拼命。
可这城中的情况就完全相反。一来这进攻的降军,之前还是自己的同袍,一时之间,这种关系在其心中还转变不过来,对战之时,自然下不了狠手。二是这城中守军,比之这城外大军,数量上根本不占优势,之前的破天弹破城之威,也让他们吓破了胆。第三是这城墙已破,坚固的防守没有了,对其造成的心理落差实在是太大。诸般因素,便使得这城中军与那城外降军战在一起时,一时间竟然拼得个旗鼓相当。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那破开的一段城桓处,此时正是人如蚁聚,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刀光与残肢乱飞。而这一段城垣处也成了那双方远程火力覆盖的目标,因为双方人员者混杂在一起,而且这攻防双方这些个军士源出一军,那服饰上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那些个远程攻击的修士,那里还能够准确判断出那个是敌军,那个是我军,诸般术法落下时,那误伤情况自是不可避免。
修罗地狱,这里真成了一段修罗地狱,不过一刻功夫,那尸体便铺了一层又一层。
“哎,修士,在这战场上,修士与凡人又有什么区别。”远远地看着那城垣处惨烈的战况,那位站在战兽头顶上的灰衣人,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
“轰”又是一声巨大响声传来。不长时间,就听得那城中守军群中发出一阵惊呼。
“不好了,那东门被破了,道盟军已经进城了。”
“守不住了,守不住了。”
“快撤吧,再不撤退的话,咱们就会被人家包了饺子。”
女 醫生 穿越
破开东城门,挥军入城,自然是这莽荒军留下的后手。以那降军在这正面吸引城中守军的火力与注意力,而这石擎却是暗自分出一路莽荒大军,悄悄迂回到那城东,以破天弹开路,一举破城而入。
敌人既然已经进了城,那么这正面再坚守也没有什么意义,弄不好的话,还会被那已然入城的敌军于背后包了饺子。
撤退,乱战到了这个份上,那里还有有效的指挥。这城中守军,刚刚稍有退意,那降军便强势地压了上来,于是这撤退不一刻就变成了溃退。
真可谓是兵败如山倒,那些个领军的将军,看到大军溃势已成,便知再无力回天,只好暗叹一声,便抛下军队独自逃命。再无了约束,那溃军逃生之念更盛,于是西北两面城门处,溃逃的购入 军在拥挤中,大骂推搡,眨眼间就变成了刀戈相向,想要跑出城的执念,让这些溃兵血蒙了双眼,只要是挡在自己前面的,不管谁,都会一刀辟开。
非理智的思维也会传染,渐渐地,这种疾冲与杀戮,便演化成为一种大势。
说来,这修士比之凡人更加可怕的一点便是,更加容易引动心魔,而此时的这些溃军中,许多的人便是因为在那鲜血,杀戮,执念的数重作用下,引发了心魔。
那随后进城的石擎等莽荒将领,早已约束了自己的军队,停止了对敌军的进攻,而且对于那些降军,也进行了强力的约束。不过,没有了敌人的进攻,这两城门处,天盟溃军自相残杀,却是没有一点停止下来的迹象。而那莽荒军,只是远远地将其围住,冷冷地看着。
逃生的欲望吞噬了所有人的理智,这些个天盟败军,此时那眼睛之中,除了城门,便是鲜血,似乎只有凭那手中之刀,才能劈开通往城门外的生路,所有挡在自己前方的一切事物,都变成了他通向生之坦途的荆棘。
而那生路,离着他们又是如此之近,似乎只要加上一把子力气,将那些个拦路的荆棘一气儿斩开,那生路便唾手可得。正是这一条生路,距离他们如此之近,也才使得他们完全忽略了,那破开荆棘的过程是如斯的艰难。
“放下武器,投降免死。”那后面莽荒军阵之中,终于有人大声喊到。不一刻这种喊声汇合成了浪涛,如暮鼓晨钟一般,震撼了那些已然失去了理智的败军的心灵。
许多人,因之从那可怕的鲜血与杀戮画面中清醒过来,怔了一怔,手中武器,不自觉地咣啷一声跌在了地下。杀戮的场面,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那败军残部将士们,一个个的跪倒在了血泊之中。这样的氛围也会传染,甚至于,那已经冲出了城的军士,见到有人跪倒在地,也有人不自觉地随之跪了下来。当然,这其中也不乏那心性坚定者,乘着这乱军堵路的当儿,疾快地冲向了远处。
是役,那石家兄弟所统带的莽荒军,共计歼敌十四万余,俘敌无算,那能够逃出生天者,不过四万多,当然,这歼灭之敌中,大部分都是在那曙光城一战,死于洪峰之下。而且,要是将那曙光城中黎庶也算在内的话,因这一战在失去生命的人,怕是要以千百万计了。
季园城,曙光城大捷,只不过是这道盟大军胜利道路上的一个缩影,同一时间,在那东西中三线,数路大军亦如这石家兄弟一般,势成破竹,一路攻城拔寨,不过短短旬日时间,便将这灵界数域收于囊中。
半月之后,这上灵界之中,还在那天盟控制之下的灵界界域,便只剩下了三处,而且,在这大战初启之时,那道盟更是先一步派出大军,封住了这上灵界去往那影灵界的道路,使得这天盟大军没了更加广阔的退守之地。
而对于影灵界,那个整体实力极低的地域,天云宗中只须派些内门外门弟子过去,便顺利地将那一地诸多宗门一一收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