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ri9t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從長阪坡開始》-第0670章 關平的計謀讀書-jxih7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我有什么想法?”关平看向鲁肃,直言道:
“鲁大都督,这不是江东的战事,理应早就开始筹谋一番,为何事到临头还要问我?”
鲁肃也不恼,摸着胡须笑道:“关小将军身在局外,兴许能想到我未曾想到的局面。”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一说?”
“说一说,就算说的不对,难不成我家主公还会怪罪与你?”
鲁肃是真的想要听一听,关平也什么主意没有。
关平也不想江东在打淮南这件事上栽了大跟头。
江东打下淮南,对于三兄弟社团分担的压力不是一星半点。
方才所言也就是顺势推脱一下,免得让人觉得自己在他们的地盘上指手画脚。
有些事情,做出来虽然爽,但是还是要注意主场客场。
毕竟在一起打仗,万一要暗中借刀杀人,阴死你怎么办?
不是关平这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上次他就是这样阴死了身为盟友的吕蒙。
所以难免会有人效仿一二,天黑作战,谁又能保证某些人不会起心思呢?
“去岁,曹操担心淮南曹占区的民众被吴侯掳走,故而下令把他们迁徙到中原,结果江淮十万余户百姓惊恐不安,都逃到了江东。”
关平对着孙权抱拳笑道道:“如此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得到十万户百姓,让我大伯父十分羡慕,可见吴侯在江淮百姓心中的地位。”
“哎,关小将军过誉了。”
孙权对于关平突然捧了他这么一下,急忙摆手,表示自己的谦虚,只不过心里还是暗爽的。
甘宁与凌统二人也是看在吴侯的面子上,停止了对关平的“怒视”行为。
鲁肃嘴角微微勾起,曹操只是只是想让百姓躲避江东,没成想把这些百姓驱逐到了江东。
关平冲着孙权点点头,继续道:
“这导致曹军在与江东争夺淮南时,只能以人烟稀少的当地为依托,后勤保障极为困难。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曹操特意令庐江太守朱光从舒县移屯到距离江边仅数十里的皖城。
大规模开发稻田,以此来增加前线军粮。吴侯与鲁大都督也都清楚ꓹ
皖城附近土地肥美,一旦收获ꓹ 曹军兵力必然会扩充,后勤军粮也就有了保障。
所以江东应该及早除掉它,夺取皖城以及整个庐江郡。”
至尊龍神系統 九火
孙权看向鲁肃ꓹ 关平所言与鲁肃对他说的差不多,皖城是个威胁。
舒城原本在巢湖附近ꓹ 距离合肥较近。
从舒城到皖城有二百五十余里的距离,差不多跟江东隔江而治ꓹ 对于江东而言ꓹ 属实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若不是有百姓奔逃到江东,长期以往,朱光一旦收获粮食,进行扩军,可就不是轻易能够清除的了。
莫不如趁着此次机会,直接拔掉皖城。
“可是我们要去打合肥啊,关小将军!”鲁肃摸着胡须认真的道。
“孙刘两家聚集十万大军前来ꓹ 我们都知道是假的。
那朱光肯定也知道是假的,想要挣扎一番ꓹ 铁定会向合肥的张辽等人求救。
待到张辽率兵出来ꓹ 你们半路截杀ꓹ 纵然不能擒住张辽ꓹ 也能杀他一半,打击曹军士气ꓹ
纵观全场将校ꓹ 怕是这个任务派给程普老将军去做了。”
“呵呵ꓹ 什么都瞒不过关定国啊!”
孙权笑了笑,对于关平反倒有了那么一丝的欣赏。
倒是可惜了这种人投奔刘备ꓹ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妹妹有没有怀孕?
对于和平吞并刘备军队的心思,孙权依旧没有熄灭。
攜仙遊異界
“所以我意领兵从皖水上岸,夺取皖城!”鲁肃摸着胡须说道:
“堆土山,制造攻城器械,攻打皖城,大军进行压制,如此可快速拿下皖城,关小将军觉得如何?”
“不知道鲁大都督准备多少时日拿下皖城?”
“一个月。”
鲁肃伸出手指,一个月的时间很稳准了。
卡啦。
外面传来一声惊雷。
战船的石锚早就扔进水中,以稳定船型。
可是风渐渐起来,楼船不是很抗风,故而许多人都随着船只晃悠了一下。
矮案上的酒樽杯碟全都撒掉在了船板上或者移动了位置。
“呵,时间未免太长了。”关平摇头道:“理应速战速决。”
鲁肃心中一笑,他就是在等着关平搭话,尤其是在攻城器具方面,他早就听步骘说过了。
那大黄弩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
这些都是江东所不具备的。
如果关平能够主动拿出来一用,到时候在战场上捡一架回去,就能仿制一二。
“不知关小将军有何办法能够加快进度?”鲁肃面带笑意的追问。
“堆土山的法子固然稳妥,可是这需要很多天才能办到,
到了那时候皖城的各处防守也该修缮好了,援兵也早就到位了,我们还如何专心攻城?”
毕竟你在外面堆土山,城内的曹军也不会坐以待毙,而是选择积极防守。
“程老将军用兵,我还是信的过的。”
鲁肃说了一句,他觉得关平只是用最坏的方面去思考。
“可张辽也是当世名将,他是好对付的吗?”关平反问了一句:
“不要总把事情想的对自己那么有利,诸位不要忘了曹操在赤壁是如何被我们打败的。”
心态!
那个时候,曹老板都飘了。
这种事很正常,其实大多数人在取得一定成功后,心态都会飘起来,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天下没有谁能够阻止他,没有谁能够审判他。
可现实会给这些人重重一击,让你瞧瞧什么叫做生活。
“那若是让关小将军来攻打皖城,不知道多少时日能够打下来?”
孙权看着关平,既然这个堆土山制作攻城器具的法子你说不行,那你说个可行的方案出来。
“吴侯觉得这场大雨能够下几天?”
“兴许三两天吧?”孙权不确定的道。
“那我觉得若是我来指挥,打下皖城,也就三两天的时间吧。”
关平说完之后,楼船内一片寂静,唯有外面哗哗的雨声。
紧接着周泰率先笑出声来后,其余将领也跟着大笑。
三两天?
怎么可能!
“我不信。”周泰摇头一脸觉得关平在吹牛:“若是打赌,你三两日攻下来,我吃十斤马粪,可若是。”
挖掘地球 符寶
“闭嘴吧,周幼常将军,马粪没吃够就自己偷摸吃,不用总是跟我打赌,光明正大的在大家面前吃。
你不觉得恶心,我们大家还觉得恶心呢!”
周泰脸色当即就变了,被鲁肃瞪了一眼后,不敢在言语了。
蒋钦等人开始努力憋住笑容,然后不知道是谁没忍住,笑出声来,紧接着船舱内又是一阵大笑。
凰鬥之嫡女謀宮 陸笑蝶
孙权对于周泰的感官很好,毕竟为了护卫自己,身上受创那么多,几乎要身死。
现在有了马粪将军的称呼,他也是有些不乐意的。
尤其现在又通过关平给说出来了。
“那倒是要听听关小将军有何高见了。”
甘宁抱拳说道,周泰是因为他的大哥苏飞才会吃上十斤马粪的,
尽管是周泰的个人行为,但是甘宁也不会因这事嗤笑周泰。
“我们理应利用此次暴雨带来的便利,即河水暴涨,沿水前行到达城下,停留时间过长,水必流光,回路艰难。
我看这座城池,修建的并不是很牢固,应以三军锐气,四面齐攻,不到一个时辰,必然可以攻克。
这才是全胜之道,我推荐甘将军为升城督,拂晓进攻,必定能趁敌不被,短时间攻克宛城。”
关平的主意说出来后,孙权摸着胡须沉思,没有什么太大的差错。
而且听起来,利用水势把船送到皖城城下,却是比堆土山要强上许多。
完美,真乃好计啊!
怎么就不是自己人呢?
唯一让他觉得没中不足的就是,关平是刘备的人。
鲁肃点点头,在战术构思上,他自知自己有所不足,同时也比不上公瑾。
所以才会多多询问麾下将领的意见,最后甄选出最适合的那个来采纳。
现在关平给他提出了一个船新的攻城法子,天时地利,可都用上了。
这才是真正的战术大家啊!
鲁肃看着麾下众将,什么时候他们也能达到关平的战术水平,让他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呢?
可惜吕子明已经死去,否则他日夜苦读兵书之下,定然能够有所成长。
在战术这方面,鲁肃需要一个能人来辅佐,
因为他自知,除了自己之外,主公他在战术安排上,也极其有问题。
接连两位最高军事指挥者都有缺陷,对于江东战事的安排,是极其不利的。
鲁肃叹了口气,难不成将来江东一旦再与曹操发生战事,都要把关平借调过来?
可是眼前,能有什么合适的人,给他作为军事咨询吗?
庞士元终究也没有被主公留下,此事让鲁肃颇为难受!
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難纏 糯米紫
他知道庞统的大才,可惜主公因为面皮的缘由,有些看不上他。
即使他在荆州就已经有了凤雏的名声。
甘宁倒是没觉得关平的布置有什么问题,正好解决了他和凌统争夺先锋的手段。
只是周泰看出来,关平这报复心也太重了。
甘宁一定会身先士卒进城攻坚登城作战,一个不小心,那就是身死的下场。
“关平此举,其心可诛。”周泰对着身边的蒋钦、潘璋等人说道。
此二人点点头,确实如此,关平就是故意点甘宁为将的。
方才全场也就只有甘宁直接出声,反问他了。
可是对于关平的策略,众人并没有觉得有啥子问题。
凌统反倒瞧了周泰一眼,若是关平真的想要羞辱周泰,方才接了赌约,周泰肯定会输的很惨。
大家都憋着一口气呢,肯定会死命攻打皖城。
现在周泰也只能说这些话了。
对于此种话,甘宁就当没有听到,他也与关平接触过,知道他对自己并无恶意。
只是关平解决事情的法子,有些让人不喜,他内心是个骄傲的人。
这一点,甘宁倒是觉得关平也自己颇为相似。
大家心中谁还没有点傲气?
凭什么张昭就能凭借老资格,看不起人,甘宁认为自己就要靠军功,用事实打脸张昭。
更何况赤壁之战,他还是主降的那个带头人,即使主公依旧看重他。
可实则许多武将内心都瞧不起张昭了。
江东正值危难之间,不想法子击败强敌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拉后腿,扰乱军心。
这一次攻打庐江皖城,就是要向江东内部,强有力的宣告,打败曹军一次,就能打败他们第二次。
孙权站起身来,猛然抽出佩剑,砍掉案角一些道:
“此次征战皖城,甘兴霸率先领兵攻城,周幼常率领精兵紧随其后,其余人务必跟上,不许放走一个人。
全军务必要在一个时辰内拿下皖城,让庐江郡太守朱光跪在我的案前。”
“喏!”
江东诸将站起身来,哄然领命。
唯有关平一人跪坐在席子上,瞧着掉落的案角,捡起来细细看了看。
这是紫檀的吗?
一寸紫檀一寸金的说法,关平听过的。
产地主要是出自交州,这就用上交州特产了?
不过关平仔细一想,紫檀最早用于皇室,可能是从唐代武则天开始的。
现在应该没有受到追捧和重视。
“关小将军?”
孙权收剑入鞘,看着关平在盯着案角,一时间有些不解。
“啊,没事。”关平把案角放在矮案上:
“我观这口子,足以见得吴侯的佩剑极其锋利,与我这把削铁如泥的倚天剑不相上下。”
听到这话,孙权又是得意一笑:“此乃辟邪剑。”
“辟邪剑?”
关平挑挑眉,莫不是在江湖上挑起腥风血雨的辟邪剑谱,便是出自孙大帝?
他听闻孙大帝共有六把宝剑,只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没成想竟然叫辟邪剑。
孙权见关平露出疑惑之色,便颇为得意的介绍道:
“我有三把宝剑,一曰长虹,赤壁之战前,斩案立决心后,赐给公瑾,让他统帅全军,谁敢不听从他得军令,可用此剑杀之。”
“哦,那这是第二把?”
“不,第二把在我这里。”鲁肃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宝剑道:
“此剑曰紫电,乃是我旧人江东大都督后,主公所赐。”
孙权点点头笑道:“我如今手中的这把剑乃是辟邪剑,锋利无比,斩个案角不在话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