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0tav都市小说 重生東遊記-第1083章 這事我包了分享-2s2gm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坏到连只有十五岁的春花也不放过,以前在何父的时候,他就时常趁着没有对春花动手动脚,让春花受尽了屈辱,这些事情春花回来的时候,都曾给我们说过。”
“本来大家都劝春花不要再去他们家做丫鬟了,但是春花父亲的病实在实耽搁不得,只有不断的吃药,才能保住性命。”
“春花为了给她父亲治病,只能继续到何府去做丫鬟。”
“不过这一次她强烈要求换一个人伺候,不想再伺候大少爷,想要伺候二少爷何元。”
“但是何家老爷并没有同意,反而将春花要了过来,给他自己当贴身丫鬟。”
“原来春花还以为自己终于逃出大少爷的魔掌了,哪里料到这个何员外爷比他儿子还不是人。”
“在春花伺候他的第二天,他就把春花给玷污了!”
“事后还威胁春花,不准春花告诉任何人,否则他就把春花赶出去,这样春花就没有钱给她父亲治病了。”
“春花只能忍受着何员外的玷污,直到有一天,何员外出去谈生意的时候,他的大儿子何君也趁着没有把春花给玷污了。”
“如此一来,春花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双重的折磨,于是就在何府的宅子里自谥了!”
“啊……”
兵皇 夜行月
听到这里裴无名不自觉的闷哼一声,脑海中回想起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就那样吊死在房间里的场景,而春花的父亲白花人送黑发人,这绝对是人间惨剧。
“那你们……没有报官吗?”望着这个自称是春花大婶的村妇,裴无名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以前在长安城当差的时候,也遇到过很多这样那样的奇闻怪事,但是像这样投诉无门的人间惨剧,他碰到的却并不算多。
而且在他的辖区内,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报官有什么用?”
村妇无奈的苦笑一声,感叹道:“人家何府财大气粗,而且和县官老爷还是亲戚关系,我们当时报了官啊,后来仵作也说了是病死。”
“但家里人都知道,她是自缢身亡的,但这件事情何府的人都封了嘴,不准对外宣传,所以报官有什么用呢,这个世道不就是官官相护吗?”
“我们家春花的仇,这辈子是没有办法报了。”
“但是他们家现在死了个儿子,也是罪有应得。”
“只是可怜我们家春花那么懂事,那么孝顺,她这一走,她爹可怎么活啊?”
“放心吧。”
裴无名冲着村妇扬了扬眉,安慰道:“你们家春花绝对不会白死的,恶人有恶报,你且看着,不出三日的功夫,他们何家那些为恶之人,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真的假的?”
听到裴无名这么一说,顿时引起了村妇的极大好奇心,她当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望着身着华服的裴无名,忽然联想到对方是来自长安城的世家公子,他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说明他早就已经成竹在胸了。
说不定这个所谓的裴公子还会为他们伸冤也未必。
想到这里村妇连忙一把拽住裴无名的衣袖,追问道:“裴公子,你是不是打算为我们伸冤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全家给你当牛做马也在所不惜啊。”
“那倒不必。”
裴无名洒然一笑,回应道:“实不相瞒,我早年曾在长安城当过差,而且专门调查这些冤案,现在被我遇到了,那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你放心吧,春花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至于当牛做马之类的,那犯不着,以后只需要经常买咱们家的山水豆腐,帮衬一下生意就行了!”
“那没问题。”
妇人闻言连忙拍拍肩膀,点头道:“以后我们家不仅要经常买何大叔的豆腐,还会鼓动村子里的其它村民也照顾何大叔的生意,绝对不会敷衍。”
“只是……”
说到这里妇人又话锋一转,不无迟疑的说:“裴公子真的能对付得了何家吗,何老爷这个人表现和气,但他其实是个地头蛇,你一个外乡来的人,会不会吃亏啊……”
“无妨。”
裴无名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安慰道:“这件事情你只管交给我便是,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也许我还能让春花和你们见上一面,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想法,目前还不能够保证。”
“现在告诉你们,是想让你们做一个心理准备。”
“我们还能见到春花?”
此时裴无名所说的话,已经完全超出了妇人的认知范围了,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再见到死去一年的春花。
“现在我能告诉你的是,有可能,但我不还不能完全确定。”裴无名微微笑,那清俊的脸庞看起来如沐春风。
“明白了。”
荒野巔峰 八九燕來
出于对裴无名的信任,妇人并没有再追问什么,之后裴无名和青鱼又到附近村子里去把担子里的豆腐全部都卖完了。
等回到村子的时候,几乎已经快要接近正午时分了,走在何泰家的屋子外面时,就已经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说话声,声音虽然并不算太大,但是却完全逃不出裴无名和青鱼二人的耳朵。
裴无如如今已经有了五十多年的功力,可以说方圆一百米以内的说话声,他都是可以听到的。
而青鱼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精怪,偷听别人说话那更是轻松的事情。
“看来咱们有活干了。”青鱼站在门外微微一笑,随即嘀咕了起来。
“走,进去看看。”裴无名当然明白青鱼这句话的意思,冲着他笑了笑之后,二人往屋子里走去。
“裴公子,你可算回来了!”
二人刚走到门边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已经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这中年男子看起来也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与何员外的年纪相差不大,但是人看起来要猥琐一点,没有何员外的那种气质。
另外此人穿的衣服也相对普通一些,并不是很华贵,不过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起来倒是挺精明的,想来应该也是管家一类的人物,在这大户人家也是比较常见的。
“您是……”尽管裴无名早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不过为了不显得太热情,他还是故作迷茫的询问,演技倒是相当不错。
古井沈屍
“裴公子,我是何府的管家,今天是老爷吩咐我特意过来请裴公子过去喝茶叙旧的。”那管家也确实挺会说话的,明明有求于人家,却偏说是喝茶叙旧,可见此人也是见惯了各种场面,所以特别的圆滑。
“哦……”
“茶有什么好喝的?”
“何叔家里也有很多茶啊,我想喝的话,直接跟何叔喝就行了,何必跑到贵府去喝呢?”
風火流星錘
主宰命運
说话的同时又抬眼扫视了屋子里一眼,赫然看到何泰和何大婶也都在屋子里,二人似乎面色并不是太好。
看到裴无名把目光投向自己,何泰也赶忙点点头,附和道:“咱们家也有很多明前茶,无名如果想请的话,随时都可以畅饮。”
“对嘛。”裴无名冲着他笑了笑,然后与青鱼一道往屋子里走去。
“裴公子,其实我是有事相求于你的。”
见裴无名顾左右而言他,这管家也知道不能再说那些场面话了,于是将心一横,朗声道:“我也不瞒着裴公子,其实是老爷让我过来请裴公子的,昨天晚上府上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老爷和夫人都被吓坏了。”
“所以让我一大早就过来请裴公子,不曾想到了何泰哥的家里之后,一个人也没有,为此我又四处问了邻居,这才知道何泰哥到了山上修剪荔枝树,于是我又跑到了山上,亲自把何泰哥给请下山来,并且在这里足足等了何公子一整个上午呢。”
“还请何公子看在我如此诚心的份上,赶紧随我到府上去吧,不然我没有办法向老爷交差呢。”
“哦……”
裴无名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笑道:“那可真不巧,本来昨天我是有心帮何老爷把事情给解决的,但是何老爷又不领情。”
“还有很多事情,也对我们吞吞吐吐的,让我很为难。”
“而今天我也有其它的事情要忙,所以真的很不好意思,可能今天并没有空,如果明天有空的话,我再考虑要不要去何府吧。”
“这……”
管家有些难为情的望向裴无名,苦笑道:“裴公子这不是为难我吗,如果今天不把裴公子请回去的话,老爷肯定饶不了我。”
“我到时候要怎么向老爷交差呢?”
“这有什么难的?”
裴无名眉头一扬,笑道:“你回去只管告诉何员外,就说他有什么事情自己过来找我就是了,其它人我一概不见。”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你帮我送送管家。”
说到这里裴无名又斜视了青鱼一眼,示意他送管家出门,虽然语气听起来比较平和,也很客气,但其实就是一道逐客令。
这管家也是聪明人,既然裴无名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他也没有理由再继续逗留了,何况看方才何泰夫妻二人的脸色也并不是很好,显然也不是太欢迎他。
極品至尊 藍色高潮
醫女當家:帶著萌娃去種田 顧輕狂
所以管家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临行之前还假惺惺的叮嘱裴无名一定要到何府去喝茶,当然他心里肯定知道裴无名不可能赏脸的。
等到管家走了之后,青鱼这才翻了个白眼,抱怨道:“什么东西啊,请人帮忙还没有一点态意,钱不钱的咱们先不说,连他当事人都不过来,叫一个管家过来帮忙,他以为他面子那么大吗?”
“裴公子,我建议你不要去帮他了,这个何员外品行如此不端正,帮了他咱们可是要遭雷劈的啊。”
“我知道。”
裴无名冷静的点点头,沉声道:“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
“对了……”
说到这里裴无名又眼珠子一转,朝着何泰询问道:“何叔,你怎么不在山中修剪树枝,跑回来做什么啊,那个管家你不要理会他就行了。”
“唉……”
何泰闻言不由得叹息一声,苦笑道:“这何员外与我们好歹也是宗亲关系,他派管家过来,我也不能不给他一点面子啊。”
“但是我没有料到,丫鬟春花真是被他们给害死的,这太过份了。”
“一个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凋谢了,若不是你大婶把昨晚春花的鬼魂显灵一事告诉我,我都不相信春花是冤死的。”
“何止是冤死?”
旁边青鱼生气的皱了皱眉,抱怨道:“以前做山精野怪的时候,就听山里的其它精怪说过你们凡人有多么的坏。”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凡人的心可以坏到这个程度。”
“尤其那个何员外和他大儿子,怎么能这样做人呢?”
“不仅糟蹋了春花,还把他逼迫至死,而那个何夫人也仅不管,还纵容她的丈夫这种行为,同样也该死。”
邪魅修羅擒夢妃
“这样的一家子,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什么?”
听到青鱼这么一说,何泰顿时心里被吓了一大跳,他之前已经知道春花是死于非命了,但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死的。
现在一听春花还被糟蹋过,顿时刷新了何泰对何员外的认知。
“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可是毁人名节事情啊,不可以乱说的!”
“当然没有乱说!”
仙人骨
青鱼翻了个白眼,怒声道:“这是今天我们在隔壁村里卖豆腐的时候,春花的亲婶子告诉我们的。”
“她们作为受害者的家属,难道还会胡说八道来搞乱一个死了一年多的人的名节吗?”
“真是不可思议!”
何泰坐在椅子边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震惊和尴尬。
原本他以为何员外是一个十分乐善好施,并且广结善缘的人,哪里料到他居然是这样的禽兽,想到自己以以前还对何员外那么客气恭敬,他心里就一阵的怒气。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啊?”旁边的何大婶此时心中更加生气,但她是一个有主见的女人,并没有被生气冲昏头脑,而是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