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5kdu3熱門玄幻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txt-167 嬴家真假千金【3更】熱推-qvf7q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嬴露薇这个明仔,就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傅昀深还侧身斜斜地靠在柜台处,闻言微微偏头看了一眼。
遠方的唿喚 水軍
桃花眼中浅光迷离,深邃动人。
他又收回了视线,低头扫了扫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刚才才发过来的短信。
【少爷,江家已经在整个沪城宣布退婚了。】
修羽说的也是这件事情,她啧了一声:“我还以为江漠远是个多么深情的男人呢,结果这果真应了一句老话叫做‘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哧。”江燃嗤笑一声,“那你们还真是被他表面的假象骗得不轻,他能是那老女人的儿子,本来就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
别说小弟了,连修羽都是第一次听江燃提起江家的事:“你是说,你外公在你奶奶过世没多久后,娶的那位续弦?”
江老爷子有三任妻子,放在豪门里普普通通。
第一任妻子红颜薄命,刚嫁到江家没几天就病死了,并没有留下任何子女。
第二任妻子就是江画屏的母亲,但是在江画屏十多岁的时候,也去了。
江老爷子娶第三任妻子的时候,他年过四十了,而当时第三任妻子还不到二十岁。
这第三任妻子,也就是现在的江老夫人,她生了江漠远。
“狐狸精一个。”江燃的声音压着一股燥意,“要不然,我外婆也不会死。”
修羽敏锐地没有再问下去。
左右江燃和江画屏,现在都不是江家能管的。
以他们在帝都的势力,可以随手捏死几个江家。
本以为,今天的庆功宴应该很和平。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嬴子衿身边的一个位置,两边又打起来了。
“去去去,你这个毛茸茸的金发洋人。”盛清堂一手死死地当着伯格,努力地往位置上挤过去,“你们都有体臭,喷了古龙香水也没用,别熏到人家。”
“老顽童,放屁!”伯格气得要命,“你一把老骨头了,肉都咬不动了,跟我抢什么?”
“诶,不好意思。”盛清堂呲牙一笑,“前阵子我刚去镶了牙。”
嬴子衿:“……”
19班众人:“……”
敢情这是在玩抢凳子呢?
钟老爷子长吁了一口气,高兴了。
还好,他不用抢位置,他外孙女就给他留了一个。
最后,盛清堂和伯格互相拦着,位子就给空了下来。
“嗯?”傅昀深给侍者交代完毕后,瞧见就女孩身边空了个位,“夭夭还给我留了位置?哥哥这还挺感动的。”
“没。”嬴子衿手撑着下巴,神情疏懒,“你没看见你的椅子都被拿走了?”
傅昀深缓缓低头,看到了被盛清堂提着的椅子:“……”
行。
他就不应该期待小朋友不会说出不无情的话来。
“老顽童,都怪你!”伯格气疯了,“要不是你,我就能坐过去了。”
“我不管,我坐不着,你也别想坐。”盛清堂就把椅子一放,坐在伯格旁边,“我要盯着你。”
諸天之主
“我看不如这样,你俩也别吵了。”卓兰涵也很无奈,“反正小姑娘都会,不如都进吧。”
盛清堂一瞪眼:“那怎么行?”
“行行行!”伯格却是高兴了,“我这次带来了我们皇家艺术学院的名誉教授特聘资格证,只要嬴大师一签字,就可以了。”
他在人家的地盘,也争不过。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盛清堂只恨他没有带个西瓜来,一瓜给伯格砸上去。
**
汉阁里一群人欢欢喜喜地给嬴子衿庆功,钟曼华却已经在嬴家老宅里枯坐了一整天,神情恍恍惚惚。
这一次的冲击,让她的精神又不好了,又像十六年前那样,眼前都出现了幻觉。
好在她有备用的药,吃了几颗后,才勉强将情绪平复下来。
钟曼华努力地忍着内心的愤怒:“人还没回来?”
“夫人,露薇小姐已经在路上了。”管家今天也一直战战兢兢,“她这两天也不好受。”
閃婚之蜜寵新妻 深海裏的小榆樹
钟曼华只想冷笑。
不好受?
那不都是自找的?
“再打个电话。”钟曼华冷声,“我要六点之前见到的她。”
管家急忙应下:“是。”
5点56的时候,嬴露薇回来了。
她这会儿根本没心情跟钟曼华客套,表情很冷淡:“大嫂,你找我做什么?我还有事,时间太紧。”
嬴露薇这话刚一说完。
“哐当!”
一个花瓶就朝着她砸了过来,在距离她脚只有一寸的位置离开,碎片就擦着她的脖子划了过去。
嬴露薇吓了一跳,更多的是气怒:“大嫂,你要是发病了,我给你打电话叫医生,你把我叫回来,就是为了冲我发脾气?”
她从小就被四大豪门的所有长辈宠着长大,谁敢这么欺负她?
“嬴露薇,我是恨不得杀了你!”钟曼华声音几尽泣血,眼也通红通红的,“我和你大哥待你不薄,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对得起我们吗?!”
嬴露薇的心咯噔了一下,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笑了笑:“大嫂,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对不起你和大哥了?”
“你自己看!”钟曼华站起来,将信摔在了她的脸上,“16年前,你为什么要把我女儿偷走扔掉?!”
轰!
这一句话宛若惊雷落下,瞬间,嬴露薇的脑子直接就被抽空了。
她睁大眼睛看着从她头顶上纷纷而落的纸张,血液都凝固了。
不可能。
这件事情钟曼华怎么会知道?!
一旁的管家也震惊了:“露薇小姐?”
“16年前你才八岁,八岁啊!”钟曼华哭着喊,“那时候她才多大?还不到一岁,你怎么能这么狠毒,把你的血亲偷走扔掉?”
“不……不!”嬴露薇浑身都哆嗦了起来,语不成调,“跟我没关系,不是我干的,是她自己爬出去的!”
“对,没错,就是她自己爬出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钟曼华气得浑身发抖:“证据确凿,你还狡辩?”
嬴露薇死死地盯着一张纸上的三个名字,神经再一次崩溃了:“不是我干的,说了不是我干的!”
她忽然尖叫了起来,一把推开门,夺路而出。
管家猛地回身:“夫人?”
钟曼华只是摆了摆手,似乎很累的样子:“等震霆回来。”
管家犹豫了一下:“可这事,如果让老夫人知道了,那么——”
他的话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
是座机。
钟曼华没有要接的意思,管家上前接起:“喂?什么?!”
他脸色大变,转头:“夫人,是寄信的人。”
都市邪主 洛雷
钟曼华这才有了反应,猛地站起:“喂?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想要。”电话里的声音听不出来男女,“只是好心帮你们查清楚你们查不到的事情而已。”
一句话,却是让钟曼华的脸涨红了。
如果说真查不到,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嬴家只查了两年,就没再查了。
因为那个时候,嬴家已经有了新的大小姐。
“真的只是这样?”钟曼华不信,“你们不想从嬴家得到什么好处?”
“哧。”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电话里的声音笑了笑,“给我们好处,你们嬴家还不配,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
冥法仙門 隱為者
“嬴家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不给子衿小姐一个交代?”
“你们胡说什么?是,嬴家丢了大小姐,但丢了之后很快就找回来了,我们只是不知道是谁丢的而已。”钟曼华努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调,“子衿是我领养的女儿,和16年前的事情没有关系,你别出去乱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才又笑,这一次语气冷了很多:“很好,这是嬴夫人的选择。”
“希望你不要后悔。”
**
另一边。
嬴露薇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然后就看到了江氏集团发的那条解除婚约的微博。
一瞬间,恐惧、害怕、羞辱等所有情绪随着血液一起冲上了她的头。
一朝妃獨寵
但嬴露薇的表情,却异常的镇定。
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喂,是我,我不要她的手了,我要她的命。”
**
八点的时候。
一行人才从汉阁出来。
伯格拿着有嬴子衿签名的资格证,美滋滋的。
“小神医,你怎么就答应他了?”盛清堂痛心疾首,“我和你说,皇家学院那边都不是什么好人。”
“没事。”嬴子衿打着哈欠,“反正也不用我做什么事。”
签个名而已。
盛清堂唉声叹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
一辆大货车,以极高的速度,直直地朝着女孩碾了过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