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这是一个有些奇妙的一天。
洛伦佐依旧坐在他的主位上,看着室内这群忙忙碌碌、莫名其妙的家伙们。
“我的天,这里长蘑菇了!”
“为什么这里有把枪?”
“这还有把钉剑……已经生锈了。”
“靠,洛伦佐你有收拾过屋子吗?”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来响去,刚开始洛伦佐还能保持一种不要脸的沉默态度,但随着这几个家伙对于房间的考古挖掘,哪怕洛伦佐的老脸也有些红了起来。
“这里简直就跟案发现场一样,你要是说这些乱衣服堆下藏着个死人我都不意外。”
红隼捏着鼻子,终于把这一团乱衣服收拾了出来,在他的身旁伊芙还在帮他挑挑拣拣,从其中找出了一堆又一堆的杂物,洛伦佐放眼看去,居然在其中发现了一些他遗失好久的东西。
当然现在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
更糟糕的是,洛伦佐开始担心他们会不会挖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说洛伦佐觉得自己算是正人君子,但以自己的酗酒程度来看,难免会在兴致之时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毕竟哪怕不饮酒洛伦佐就已经够神经病的了。
不负所望,没一会红隼的惨叫声便响起。
“你是在厨房尿了吗!”
红隼觉得自己就像在发掘一个妖魔的巢穴……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事务所还真和妖魔巢穴没差多少。
不清楚厨房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洛伦佐主动屏蔽了红隼的鬼哭狼嚎。
这是场奇怪的聚会,在短暂的扯淡后就变成了事务所的大清扫活动,蓝翡翠依旧沉默,但她很容易地便融入了气氛之中,拿着抹布擦拭着灰尘,赫尔克里则在吐够了之后,一脸萎靡地靠在一边,因为碍事还被伊芙踢了一脚,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他正有气无力地骂着什么,大概是区别对待之类的,同样是碍事的家伙,波洛随意地乱跑反倒没惹人生气,反而被抱起来揉揉头。
“这是什么头饰吗?”
塞琉没有加入大扫除,按照她的说法,她来这里可是有正经事要谈的,但在谈之前她注意到了圣银的冠冕,也不等洛伦佐说什么,直接拿了起来,戴在了头上。
什么都没有发生,在不遇到妖魔与洛伦佐尚不清楚的【间隙】入侵前,圣银这种金属就和普通的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洛伦佐看着戴上冠冕的塞琉,虽然这东西做工粗糙,可这么一瞧,塞琉还真有了几分贵族的模样。
“看起来蛮不错,你自己做的吗?”
伊芙也注意到了这些,塞琉默契地把冠冕递给了她。
简单地把玩了一下,看似精致实际上做工蛮粗糙的,就像有人围着火炉一边敲一边拧出来的,成型的时候其上可能还在熊熊燃烧。
“如何?”
伊芙也把冠冕戴在了头上,对洛伦佐问道。
“暴君。”
洛伦佐的回答干脆明了,可能是两人性格的差异,塞琉给人的感觉就很静谧,伊芙则好像下一秒就会拔剑大喝一声“出击”,然后十万刀斧手出来把洛伦佐剁个稀碎。
伊芙的回应是一声哼,然后冠冕砸在了洛伦佐的头上,好在他手快,一把捞住了,没摔在地上。
锃亮的表面上倒映着洛伦佐被曲面扭曲的脸庞,圣银这种物质实属神秘,曾经洛伦佐以为它是对妖魔产生反应,可在经历了这些、知晓了更多的秘密后,洛伦佐开始觉得圣银或许起效的是侵蚀,对妖魔的压制只不过是副产物一样。
真正的敌人是那诡异的侵蚀,所有的妖魔都只是可怜的亡者。
手指轻轻地摩擦着表面,在其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清晰的指纹。
圣银还有一个蛮有趣的点,那便是在遭到过量的侵蚀后,它不仅无法继续将其压制,反而自身也会出现崩毁,就像洛伦佐之前体内的缚银之栓,随着秘血的升腾侵蚀的加剧,它们开始融毁,从而摧毁血肉之躯。
“你的手怎么了?”
平静的声音打断了洛伦佐思路,只见塞琉不知何时靠了过来,她一脸疑惑地抓住了洛伦佐的手,将其掰开。
手心是一道圆形的伤疤,这是和劳伦斯作战时,洛伦佐将圣银从自己体内抽离时留下的伤疤,大概是圣银的压制性,这里的伤口没能完好地愈合,留下了这样狰狞的伤疤,就好像有长钉贯穿了洛伦佐的掌心。
“没什么。”
洛伦佐有对塞琉讲过高卢纳洛之行的故事,但具体的细节没有说太多。
“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塞琉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这满是疤痕的手掌,目光怜悯。
“至少愈合了。”
洛伦佐高兴地说道。
当时他完全被劳伦斯激起了怒火,根本没想过其他的后果,在返回的航程上他的手心还在源源不断地流血。
预想中猎魔人的自愈能力根本没有起效,但没过多久,似乎是消耗掉了所有圣银的残留物质,狰狞的伤口勉强地愈合了,但还是留下了这样的伤疤。
“这倒有几分圣痕的意思啊,”伊芙也凑了过来,打趣道,“所以你是什么圣人吗?洛伦佐。”
“谁知道呢?如果猎魔教团还在,我说不定真能评个什么。”
洛伦佐看着自己的手心,懒洋洋地回应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福音教会的教义中,手心这样的伤疤被誉为圣痕亦或是圣伤,它是圣人受难的体现,带着神圣的尊贵色彩,洛伦佐记得教会内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一段时期,一群神经病用长钉贯穿自己的手掌,虚妄地祈求神的慈爱。
“你?圣人?这还是算了吧。”
塞琉摇摇头,在她眼里洛伦佐实在是和圣人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她唯一能想到的是洛伦佐终于被钉在了教会的耻辱柱上。
“别瞧不起人啊!”
洛伦佐大声地嚷嚷着,不过有些底气不足,喊了没一会就歇了下来。
“所以那个斯图亚特和维京诸国是怎么回事?”
聊完了这些有的没的,洛伦佐谈起了正事。
“大概就是护卫队吧,维京诸国遥远不说,虽然冰海之王结束了内战,但还是有很多不服从法律的海盗纵横在大海上,你们可能还没等抵达维京诸国就被人劫掠了。”
伊芙坐沙发的扶手上,和塞琉靠在了一起,两人显得很亲密,一副认识很久的样子。
实际上她们确实认识了很久,那是在之前妖魔的袭击中结下的友谊,并且两人都代表着一方家族,两人之间的交流要比洛伦佐想象的还要密切,只是因为各种事情,很少同时出现而已。
伊芙一边对洛伦佐解释着缘由,一边揉了揉塞琉的脸,女孩很平静,哪怕伊芙捏出了一个又一个可笑的鬼脸,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就像一具精致的洋娃娃。
“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们需要一支武装护卫,加上净除机关似乎与维京诸国也有着什么交易,我们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凑到了一起。”
随着伊芙的揉捏,塞琉的平淡的声音也有了些许的起伏。
“这样吗?”
洛伦佐想着,视线看向了一旁,落在了赫尔克里身上,这股注视弄得他一阵发毛。
“别看我,我死都不会再出海了。”
赫尔克里沉声喝到,态度十分坚决,他被洛伦佐坑的太惨了,现在他身上针孔还没有愈合,仍有着些许的红点。
“不,只是很好奇你居然会被放出来,我以为他们会把你的大脑切片。”洛伦佐仍觉得奇怪。
“没办法,他是你的朋友,而且他又没带来什么明确的危害,我们没有理由杀死他,至于被放出来……”蓝翡翠说着声音低了下来,似乎不太好解释这些。
“我签了一个合同。”
赫尔克里突然说道,他神情有那么一丝的哀伤。
“什么合同?”洛伦佐有些好奇。
“一份死亡合同,签下它代表着,如果我不幸死掉了,我的尸体将交由黑山医院,为人类的知识做出贡献……简而言之,如果我死了,他们就会对我切片了。”
赫尔克里露出了便秘般的表情,看起来他是签了这个东西才被放了出来,听起来有些扯淡,但倒也确实符合黑山医院的作风。
“只希望你别突然‘意外’死亡了。”
好像是为了吓赫尔克里,洛伦佐还特意加重了“意外”这两个字。
赫尔克里倒没有觉得什么,而是一脸坏笑地看着洛伦佐。
“你也别想好过,我估计你迟早也得签一个这样的合同,你对于那些家伙的诱惑力,只多不少。”
说出来可能不信,在这些医生的眼里,洛伦佐就像个珍宝一样,如果他愿意配合所有的实验,他们都不介意喊洛伦佐一声祖宗。
“那费点劲了,如果我要死了,能杀死我的家伙想必也是如怪物般强大,而且能置我于死地的战斗,怎么想也不太可能留下全尸。”
洛伦佐一副困惑的样子,这次他倒没开玩笑,结合之前的高强度作战来看,像洛伦佐这种家伙留全尸的可能性很低,在火里烧成灰烬,反而是最有可能的一个结局。
吵闹声不断,不过这些家伙倒真起了几分作用,洛伦佐眼看着自己的事务所一点点变得整洁了起来,进度缓慢,但它确实在变好。
然后在清理完客厅和厨房这一片后,几人实在没有什么力气可言,纷纷倒在了洛伦佐周边的沙发和毛毯上。
收拾房间并不累,累的是保持高强度的精神,你永远不知道这件衣服下头可能是什么,或许是一只健康活泼的大黑耗子,也可能是一个准备已久的毒气炸弹。
于是在这污秽之地内,大家伙终于勉强处理出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休息。
没过一会门铃又响起,外卖员送来了几盒披萨,不知道是谁一早点下的,倒来的算是及时。
“话说,你们还是没有说为什么突然一起来啊?不上班的吗?”
洛伦佐靠在沙发上,一边吃披萨一边问道,他的声音模糊不清,从神情来看他还挺享受这些的。
貓 僕
最初的不适感过后,洛伦佐便有种当大爷的感觉,一群仆人在辛勤地为自己工作,还不收钱……洛伦佐也不是没考虑过找保洁服务的,但一想到自己事务所内潜藏的各种秘密与诡异,他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那些在大街上行走的人恐怕也想不到这些,他们距离黑暗的世界如此之近,只要推开门便能略窥一二。
“今天休息。”
红隼说,他的声音在沙发后响起,也不清楚他正一个什么姿势躺着。
“你们都休息?我记得不是有什么值班的吗?”
洛伦佐觉得不对劲,这么多人一起休息可太怪了。
“亚瑟给的批假,至于为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反正就给假了。”伊芙回答。
“所以我们决定为了这个难得的闲暇庆祝一下,但你也知道净除机关的特殊性,我们又没办法一起在什么酒店里乱嗨。”她说着又挠了挠头。
“我和蓝翡翠住在宿舍,会吵到其他休息的室友,而且地方也不够大。”红隼代表自己和蓝翡翠说道。
“斯图亚特家内现在全是一群商人在唇枪舌战,分配着关于维京诸国的利益,我这次出来一部分原因还是为了求个安静。”塞琉也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我菲尼克斯家也不是不行……但去上司的家里,大家好像又有些难以接受。”
伊芙无奈地摊了摊手,把这些人带回自己家里,她也分不清这是休假还是加班了。
“你们在说什么?”
在这时赫尔克里探出了头,疑惑道,这个经历坎坷的家伙已经快几个月没回过家了,说不定他的手下们都以为老大死了,另寻出路了。
“所以我们最后只能想到你这了,空间大、还没有什么条条框框,除了臭一点,倒也可以用来庆祝一下,顺便也当做给你送行饭喽!”
两只手从塞琉的脸上移开,她试着捏洛伦佐,却扑了个空,洛伦佐警惕地站了起来,用毯子捂着自己的身体,活脱脱一副被入室抢劫的样子。
“所以这是你的内裤吗?洛伦佐。”
红隼随手捡起丢在地上的钉剑,用其把一个黑色的裤头从沙发底下叉了起来。
洛伦佐的表情几近扭曲,最后舒缓了下来,充满悲愤地喊了一声。
“滚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