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咯吱——!”
易达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深怕再次将还处于梦乡中的白凌弄醒。
结果易达刚进屋就惊讶的发现,以往这个点还赖着床的白凌这会儿正靠在床头,俏脸微寒。
“媳妇,你今天咋起这么早啊?”易达半开着玩笑,问了一嘴儿。
作为白家的小公主,从小被呵护长大的白凌从来就没缺过钱。
两人现在住着的这处爱巢,只不过是她名下众多房产中的一套。
除非有活儿要干,易达就会在复式楼那边休息外,在有时间的情况下,他都会和白凌腻在这儿。
“易达,我觉得有些事儿,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
以往妆容精致时刻光彩照人的白凌,眼神有些清冷,重重的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昨晚肯定没休息好。
易达坐在床边,故作轻佻的问道:“咋啦媳妇,有事儿你吱声呗,小达子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谁知道白凌压根不接茬儿,板着脸道:“你别跟我开玩笑,我现在是想正儿八经谈一谈,我们两之间的问题!”
易达瞬间收敛了嬉皮笑脸的神情,温声道:“凌子,我现在手上有些要紧事儿处理,你如果想聊,我们晚上再聊可以吗?”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你手上总是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我想要找你,总得等到你有空的时候,我特别的纳闷,在你心目中,我究竟是什么?我这里是旅馆吗,你半夜才回家,一来倒头就睡!工作比我重要,你的兄弟也比我重要,既然什么都比我重要,你还要我干什么?”
显然,白凌急于宣泄的情绪早已不是一天两天,而昨晚小虎出事儿,不过是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易达强压下自己的情绪,耐着性子解释道:“我是个男人,也有自己的事业,我希望的是能用自己的双手,给我的妻儿打下一片天。”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烂道理!因为你所谓的事业根本就不过是一条死路!你难道就没有发现,罗挚旗自从替你们接下两个工程以后,就已经和你们没了联系吗?路是死的啊,你再怎么走,也走不出前途!以你的能力,到我们白家来做点正行,难道就不能独占一方天地吗?”
“再说了,我都跟你说过多久了,咱俩结婚的事儿?我爸妈催完我,我哥催,我全家都在关心我什么时候结婚!而你,和我在一起一年多的时间,连我家都没去过一次吧?我们白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是你这个态度,也实在不像个样子啊!”
白凌柳眉倒竖,情绪激动甚至有些口不择言。
“啪嗒!”
有些心烦意乱的易达,在卧室内点燃了一根烟,这是他以前没做过的事儿,烟瘾很大的他,由于照顾白凌,在家里头可是从来都不抽烟的。
“我易达一年多白手起家,跟着兄弟一起建起了光年集团,难道还需要做个上门女婿才能实现人生目标吗?你让我到白家来,那我这一帮子兄弟怎么办?”
“兄弟!兄弟!你满口就是兄弟情义,光年是伍叶的,不是你易达的!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此刻的白凌一点也没有了往日的温顺乖巧,就像是一只发出声声怒吼的雄狮。
“夫妻也罢,情侣也好,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你有你的事儿要忙,我理解,我也有我的事儿要忙,我希望你也能理解!”
易达仿佛已经压抑到了极致,他将香烟熄灭,双拳紧握,指甲都已经陷在了手掌上的肉里头。
“我就是不理解啊!我如果非要你做一个选择呢?你是要我,还是要你的那群兄弟!”
白凌抬起头,目光死死地盯着易达,给出了最后通牒。
“你现在的情绪不稳定,我们聊不出什么名堂来,等你什么时候冷静下来,我们再心平气和的好好聊聊吧!”
话罢,易达起身离去,迈着大步不成回头。
一向做事果断,思路清晰的易达,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只能选择逃避。
“你混蛋!易达你这个王八蛋!”
红颜醉余生
白凌掐着床头雪白的抱枕,重重地甩向了易达离去的门口。
……
当日中午,光年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
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未拆封的盒饭,而曾锐和易达两人对坐在沙发上,人手叼着一根烟,烟灰缸里得还有十几二个烟头,整个办公室云山雾罩,宛若仙境。
“小虎送走了吗?”
原本就心情不佳的易达,两个眼珠子也因为熬夜变得通红,弹了弹烟灰问了一句。
曾锐点头应道:“细刘送到检查口,之前凌霄老哥已经打过招呼了,再加上外头还有老赵他们接应,没什么意外,这会儿他们应该都快到咱城外的工地那边了。”
“嘶!”
易达皱着眉嘬了口烟,又问道:“你打算把他留在工地上?”
“随便他吧,他要是觉得工地上舒服些就留工地,他要是觉得工地上待的不如意也可以去山上,征司令那边我都已经打过招呼了!”
曾锐如实回答,对自己这个小兄弟他也是比谁都上心。
“行!”
易达揉了揉眼睛珠子,不再言语,而据曾锐的观察,他眼神中的戾气都快化作实质了。
于是曾锐便问道:“怎么着,又和白凌闹不愉快了?”
“还不是那些破事……”接着易达就把今天早上的事儿和曾锐说了一遍,只不过隐藏了白凌让他做出选择的那一部分内容。
“主要是这段时间太忙了,我回头就去跟白奇商量一下,问一下白老爷子那边的意思,等他有空了,我们一块儿见个面好好聊聊你们之间的婚事吧!”
在心目中把易达当过自己亲弟弟的曾锐,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选择把这件事儿接了过来。
就在此时,易达忽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叶哥,你觉得我和白凌真合适吗?”
曾锐一愣,有些没整明白什么套路的情况下,反问道:“那你啥意思啊?吃抹干净拍拍屁股走人得了啊?”
“呼!”
易达仰头吐了一大口烟,有些感叹的说道:“我算是明白你为啥之前哪怕一直和晓雯姐若即若离,但不愿意在一起的原因了。”
曾锐起身走向窗边,并未言语。
人在江湖,本就身不由己,端了这碗难以下咽的饭,又怎么可能事事称心如意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