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0lge9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討論-第五百六十三章:諸神離去相伴-3fab0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你!你要干什么?”书生先是一怔,脸上神色大变,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往角落里躲去。
一旁丁小乙见状眉头微皱,正要喊住大汉时,手边的手机却是悄然颤动了下。
屏幕被一条消息点亮。
【@小乙,别管他们,继续看!】
廢材逆天:邪王的寵妃
消息是糟老头发来的,丁小乙斜眼一瞧,透过窗外,正看到围栏外礁石上,糟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上面,面朝黄泉,手中拿着烟杆子。
“这个老家伙……不嫌冷么?”
看到糟老头在寒风中,衣衫飞舞的模样,丁小乙一撇嘴,心里一时更加好奇起来。
于是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向糟老头问道:【为什么?】
【自己看,另外让双儿给我送碗热汤,多加葱,不要香菜!】糟老头回复道。
“切,我还以为你是真不冷呢。”
他心里嘀咕了一句,便是将目光重新放在眼前书生和大汉的身上。
此刻书生已经被大汉逼迫到了角落里去。
声音里带着哭腔道,尖叫道:“饶命,饶命……”
“饶命?”
大汉闻言反而一愣,旋即大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书生的衣领:“你都已经是个死人了,喊什么饶命?”
书生显然没听进去这句话,但大汉已经饥渴难耐的扑了上去,三两下撕开书生的衣服。
不等书生惨叫,斧头便是在书生胸前一刀,冰冷的斧头切开书生的心房,然而书生只是楞了一下后,才发现预想中的痛苦并未如期而至。
低头一瞧,才诡异的发现,自己胸膛已经被切开了巨大的口子。
心肝脾肺皆在,但自己真的一点都感受不到痛苦。
书生还在错楞大汉可就不客气了,一把掏出书生的心口往嘴里塞。
一边吃,一边笑道:“酸,就是各个味,又酸又臭,难怪都说你们书生腐儒穷酸臭。”
看着大汉一口一口的吃着自己的心,书生本就煞白的脸色骤然变得更加难看。
但一时又像是接受不了自己已死的现实,双眼茫然的看向四周。
“嘿嘿,我也不白吃你的,这个钱给你,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並非不愛你
大汉咧嘴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陈旧的冥钞,塞进书生空荡荡的心口。
直到这个时候,书生才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尖叫一声抓起自己的竹楼往外跑。
一边跑,一边尖叫道:“有鬼,有鬼,你们都是鬼!!”
书生尖叫着往外跑,一路跌跌撞撞,几次扑倒后匆匆爬起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哎,你不住店啊??”
大汉见状咧着嘴一阵大笑,还不忘朝着书生背影喊道。
丁小乙从头到尾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干脆自己走到厨房给坐在礁石上的糟老头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
肉汤,在空气中升腾着阵阵热气,上面漂浮着一层翠色的葱花,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糟老头一抬手,就将这碗热汤端在手里,一口气将碗里的热汤喝完,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热气。
粗糙的脸颊一时泛起几分红润,显然是在这里吹冷风的滋味并不好受。
丁小乙心里暗骂一句活该,里面暖烘烘的不进来,非要自己坐在这里装13,旋即接过了碗低声问道:“什么情况这是??”
“你自己去码头看看不就知道了。”
糟老头也不明说,只是让丁小乙自己去瞧。
见状,他只能拿出手机,点开视频聊天,想问问廖秋是什么情况。
“嘟嘟嘟……”
响铃声持续了十几秒后,才见到廖秋匆匆接起了电话,画面中廖秋显然已是手忙脚乱。
“别插队,说你呢,什么?没钱?没钱滚蛋,下一个!”
画面混乱了几秒,才见廖秋终于抽出空闲:“小乙,我这边忙,有事快说!”
“忙?是渡口来人了??”丁小乙忙问道。
廖秋也不废话,直接把镜头对准偌大的渡口。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偌大的码头黑压压一片,到处都是人头。
“这么多??你发财了!”
丁小乙眼睛一亮,不禁惊喜道,这一下估计能收不少税吧。
然而廖秋却高兴不起来:“你再仔细看看。”
听他这么一说,他瞪大眼睛仔细看去,渐渐的神色古怪起来。
码头上人山人海,但这些人,并非是从外面来的,而是要到外面。
“等等,这些……都是……”
“没错,这些都是咱们冥土的人,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非要乘船往外跑。”
廖秋继续吐槽道:“这也就算了,有的脑子还一片混沌,浑浑噩噩,纠缠半天也说不清楚,好不容易说明白了,居然是个穷鬼!”
说完,廖秋抬头看了一眼身后,却见身后一伙人打了起来。
“行了,不说了,我先挂了!”
说着廖秋就挂断了电话。
丁小乙见状,赶忙走出家门口,站在较高的地方往码头方向一瞧:“嘶!!”
只见一条黑漆漆的长龙,排着巨长的队伍,朝着码头方向走去。
看到这,他赶忙跑回来向糟老头道:“这么多鬼魂都要跑出去?你们不管了?”
糟老头撇了他一眼,反问道:“为什么要管,他们又不是地狱的恶鬼,如今黄泉的后门已经被打开,进出自由,只要交钱交税就行。”
“那这也太多了吧,这些都是枉死城里的?”
“有的是,有的不是。”
说到这个,糟老头眉头微微皱起,看了一眼房间里整就这书生的心肝下酒的大汉道:“方才那个书生,只怕是冥土里浑浑噩噩的游魂,如今醒来,还以为自己是在上京路上赶考去呢。”
冥土太大了,一些不愿意进入枉死城里的游魂,多如牛毛,这些游魂在外面时间一久,就会浑浑噩噩,神志不清。
但随着黄泉后门的打开,冥土的浊气散去,渐渐的这些游魂也开始恢复起来。
只是现阶段来说,基本上状态都和书生差不了多少。
至于房中的大汉,这些人也不是枉死城的。
但大汉实力不弱,应该是躲在了某个角落里长久沉睡着。
复苏后,思维并不糊涂,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情况。
監護人
这些家伙,严格意义上说,就是糟老头他们口中的偷渡者。
但眼下,糟老头已经顾不上去管他们了,他们要走其实也好,能够减轻冥土的负担。
况且只要不进入现世,进入任何异域糟老头都没有意见。
只是糟老头担忧的不是这个。
只见他缓缓回过头来,目光看向柴木新居的门口,丁小乙见状跟着望去,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居然已经站着了一行人。
更令他意外的是,这些人自己还都眼熟。
仔细一瞧,当中那个青年,不正是纣夷么?
这家伙当初在自己初上幽山的时候,还打柴蓉的注意,被自己好一顿整治,至今都忘不了他穿着靓仔快乐衣,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的表情。
当时杜子仁要宰了他的心都有了,一巴掌抽上去,差点打走他半条命。
事后还被糟老头子罚去抽肠地狱三年。
如今也算是刑满出狱了吧,而一旁不出意外的正是纣夷的父亲,北阴纣绝宫宫主。
这些人算起来也都是糟老头的老部下了,此时却是出现在这里。
丁小乙不禁眯起眼睛,目光看向糟老头,果然这个老家伙的脸色不大好看。
“拜见大帝。”
纣绝宫主向糟老头毕恭毕敬的行拜大礼,一丝不苟的模样,令糟老头神色一黯。
作为北阴天子,纣绝宫主等人都是最早随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却是已然形同陌路。
糟老头张了张嘴,却是又沉默了下去,片刻后才从竹楼里拿出一支黑色令箭:“持我令箭,你们可以直接乘坐螭吻舟离开。”
永遠的寂靜之主
说罢挥袖将令箭丢给纣绝宫主。
“多谢大帝恩典。”纣绝宫主神色冷漠,把令牌接过手中,向眼前这位曾经的老大哥,再次做恭一拜。
旋即头也不回的带着人准备离开。
“保重!”糟老头低着头看不出神情,纣绝宫主步伐一顿,但仅仅只是停留了片刻,便是不再迟疑,带着众人匆匆离去。
“这……”
丁小乙站在一旁,不禁有些错楞,还没等他开口询问,紧接着门外居然又来了一行人。
居然是牛头、马面、判官等人。
“你们……也要走?”丁小乙一阵头大,今天这是怎么了,连这几位居然也要离开冥土??
牛头马面两者面面相视,斜眼看了一眼糟老头,一时不敢说话。
只有判官硬着头皮道:“拜见大帝,我等来此向大帝告别,愿大帝福寿万载……”
判官说着,便是带着牛头马面齐齐叩首。
糟老头没说话,只管丢出一根黑色令箭出去。
魔力校園·金屬魔手
億萬首席寵妻入骨 柳三肥
见状,判官双眼一亮,赶忙将令箭接过来,连连叩首。
随后头也不回的带着牛头马面离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家都要离开??”
丁小乙彻底懵了,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糟老头情绪不高,实在没力气和他解释什么。
于是只能把消息发在群里。
大概过了十几秒后,才见胖胖回复道:“很正常,他们已经被冥土束缚了太久,太渴望离开这里,如今机会千载难逢,他们怎么会错过,况且……”
胖胖没有继续说下去,反倒是荼荼没有那么多顾忌,接着回复道;【况且这次出去本身就有大机缘,一旦能够争夺到一些权柄,从此可一步登天,这样的诱惑,谁能不动心。】
所谓的权柄,正是之前霍都所说,成为神级之后分较高下关键。
同样的力量,你在这个领域的权力越强大,话语权就越强。
眼下冥土已让开始崩塌,即便几位大帝再有回天之力,但这是不可能逆转的方向。
与其留在这里陪葬,不如离开冥土,到现世中去闯一闯,等不久后,那些异域神灵出世。
自然就有争夺权柄的机会。
总之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虽然有些不仗义,但也是理所当然。
这也是为什么胖胖对于这件事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的原因。
天嬌絕寵,悍妃戲冷王 金水媚
今天走的还都是小角色,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强者离开黄泉。
“权柄!”
丁小乙深吸口气,看着离去的牛头马面,心底里隐约的感觉到一丝丝不安。
【你们也会走么?】他向胖胖等人询问道。
荼荼自己不清楚,但胖胖这位幽冥教主,最终是否还会留在幽冥,也是一个未知数。
丁小乙很想知道如果连他们都走了,偌大的幽土还能留下几个。
这个问题很尖锐,无论是荼荼还是胖胖都没有去回复,或许他们之中,除了糟老头之外,到此刻没有人敢说自己已经想明白了。
此刻糟老头沉默不语,蹲在礁石上,远远就看到了牛头马面以及纣绝宫主等人乘坐着一条螭吻舟缓缓朝着黄泉深处行去。
一行人也察觉到了糟老头的眼神,纷纷站在螭吻舟上拱手告别。
糟老头深深的抽了口手上的烟杆,不言不语,只是那双眼神里几次闪烁过的精芒,不难让人看出,他满腔愤慨压抑在心头,却是没办法说出来。
耳边琵琶的奏声传来,一曲【大浪淘沙】配着女子的凄冷、幽怨的歌声。令蹲在礁石上的糟老头更显得孤独,清冷。
糟老头恍惚间,忽然眉头一挑,回头望去,才见丁小乙居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来。
“哼,你现在翅膀硬了,胆也越来越肥。”糟老头冷哼道。
记得从前,丁小乙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大姑娘一样,打死都不会轻易走出来。
现如今已然早不是当初那样懵懵懂懂的毛头小子了。
丁小乙试着蹲在糟老头身边,目光一瞧四周,眼前滚滚浪潮,仿佛置身在其中一般
“我当是这里有什么好的,天天见你蹲在这里,不知道的还怀疑你在拉屎呢。”
子夜吳歌 墨竹
他开口调侃道,说完大咧咧的把胳膊搭在糟老头肩膀上:“行了,人各有志,你也拦不住,就别蹲在这里感叹了,走,回去喝酒呗,顺便和我说说,权柄的事情。”
糟老头手上烟锅一抖,就要去烫丁小乙的手,令他赶忙把手收回来。
“权柄的事情,和你连个神级都不是的家伙说什么?你这辈子就是吃软饭的命!”
说完糟老头就起身准备离开,但又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这玩意给你。”
说完就从竹篓里拿出一件东西,随手一抛将其丢在丁小乙面前,顿时他眼睛一瞪:“这是……石碑?”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