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lm5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第十章 殺戮熱推-4pizu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一支羽箭倏然而至,箭上隐隐闪着灵光,其势迅捷无伦。
铜鼓门石掌门刚才已经见过多次,知道不能随意抵挡,一旦挡过去,箭头立时便会炸开,威力极强。
匆忙之间拽过一名弟子,挡在身前,自己身子全力收缩,躲在那弟子身后。那弟子哭了声“师叔”,拼命挣扎。
石掌门心中哀叹不忍,掐住弟子脖子的手爪却更加用力,坚硬如铁,哪里挣脱得开,猛然一声巨响,箭矢炸开,弟子当场毙命。
神職 短刃
未等炸裂的余劲消散,石掌门真气疯狂吐出,将弟子的尸身掷了过去,却被对方轻松拍开。
又是一个元婴!
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金丹、元婴、炼虚,竟然漫山遍野都是,空中还飞着几个合道,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好婚晚成:總裁的掛名新妻
天空中、四下里,到处都是敌人的喊杀声:“无诏擅入,违犯天条,杀!”
石掌门疯狂逃窜,几乎不辩东南西北,忽见前方数十名修士正在结阵迎敌,正是平都八阵门的卢长老,心中大喜,疾飞过去,口中嘶喊:“救我!”
卢长老正带着弟子们合力守御,平都八阵门是阵法流宗门,离开南吴州时,是带有几种护山大阵的,但包括三元极真法阵在内,这些护山大阵都需要不短的时间去布设,此番遭遇突袭,哪里使得出来,只能将十几个随身法阵丢出来,拼死抵御。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见是石掌门求救,卢长老停下侧面一座法阵,招呼道:“石掌门从这边进!”
石掌门进去后,这才有时间取出自家镇门之宝——银霜铜鼓,调试之后合力御敌。
卢长老问:“贵派其他人呢?”
石掌门摇头:“都失散了。”
卢长老安慰:“无妨,咱们聚在一起,先顶过这一阵,再想办法救人。”
無極仙道 若德
鑄劍天下 借得青山
说话间又有人逃至此处,一起加入,却是青城派仅存的十余名弟子,领头的是一尘子。这批生力军的加入,令阵势愈发稳固了。
但这边形势好转,立刻就引起了敌人关注,很快便有几名炼虚带着十几个元婴和金丹加入了进攻的行列。
对方见他们用的是法阵,一名炼虚抛出串珠子,那串珠子飞到他们上方,立时四散开来,围住他们旋转。
卢长老是识货的,看出是个杀阵,当即大惊:“这是什么阵盘?”
旋转着的珠子忽然向内猛然合击,将平都八阵门几十名弟子布下的十几个随身法阵尽数击破!
法阵一破,立时就演变成一场屠杀,石掌门第一个逃跑,紧随其后的是一尘子,待逃出片刻,两人终于寻了个石缝角落藏身。
一尘子哽咽不能成语:“青城……完了……”
石掌门也心中惨然,青城完了,铜鼓门又何尝不是?
一尘子哭了一阵,忽然急跃而出,向着远处逃去,石掌门正要问他去往何处,猛然醒悟,一尘子这是往海边跑,打算逃回南吴州。
南吴州有天都大阵,天都大阵若是挡不住,还有风罩,还能破界离开,那是唯一的生路!
石掌门立刻追了出去,他修为比一尘子深厚得多,很快便齐头并进。
两人这一发力奔逃,立刻就被发现,顿时追过来一名元婴,眼看就要被追上,石掌门大骇,伸手过去揪住旁边的一尘子,扣住他的经脉。
蓋世邪神
一尘子惊问:“做什么?”
劣質竹馬恕不退貨
石掌门也没工夫答话,用力将他向后抛出去。
身后的元婴将迎面飞来的一尘子托住,没再杀人,而是顺手封了他的气海,扔向远处,被几个金丹接了,用绳索一并套住,押在某处空地上,这里已经躺了几十个被绳索牢牢捆绑住的各宗修士。
被这么一阻拦,那元婴修士已经失了石掌门的踪迹,他也并不在意,又去搜寻其他擅闯者。魔礼将军临时传来将令,要多抓一些活口!
再次逃过一劫的石掌门离着海边已经不到一里,翻过眼前的山丘,就是海边。这时,他又看见斜刺里飞过来的丽水两位国主,心中大定——这可是两位元婴高修,与敌有一战之力,和她们抱团,活下去的机会大增。
出名太快怎麽辦
跟在两位国主身边飞逃,就在要越过山丘之时,几人不约而同停了下来,山丘上方出现了两名炼虚,挡住了前行的方向。
石掌门肝胆俱裂,吓得转身就要逃走,脖子上却忽然缠了条白丝带,继而一股大力传来,将他整个人抛向对面的炼虚,正是薛国主以他开路。
身不由己飞了过去,对方的身形越来越近,直到此时,石掌门才头一次看清了敌人的模样。
全身包裹在银甲之中,甲胄上镌刻着繁复的符文,脸上还带着面罩,只露出一双冰冷的眸子。
石掌门被对方的眼神吓坏了,惨叫着拍击银霜铜鼓,想做最后的挣扎,却没有丝毫效用,一根钩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肩胛内,随之而来的巨痛令他丧失了所有抵抗意志,浑身无力,软绵绵的被一根绳索套住。
鑄王道
薛国主甩出石掌门的伎俩并没有让她成功逃脱,对面毕竟是两位炼虚,哪怕是受了干扰,依旧毫无压力,手掌成爪,破开她连续打出的所有法器和随身法阵,揪住了她的发髻。
薛国主浑身一震,半个身子失去知觉,同样被一条绳索捆了。被抛在地上后,对方一只套着银靴的脚踩在她腰间,银靴上带着的倒刺在她脸前直晃。
惊惧于被倒刺划破脸蛋,薛国主扭动脖子,奋力转向另一侧,却看见了闭目不语的花国主。
很快,她们都被人提了起来,押送到海上,放到一朵乌云上,和她们一样被绑着的,还有上百名各宗修士:苏份、谷执事、石掌门、卢长老、林长老……
下方正是已经开启了风罩的南吴州,四名合道境裨将带领着近千兵将围着南吴州猛攻,其中有数十炼虚、数百元婴、数百金丹。
魔礼海银枪向下一指,兵将们向后撤开,停下攻势,押送着各宗被俘修士的乌云飞临阵前。
一名裨将高声喝道:“下方擅入者听真,速速开阵归降,将你们领头之人解送出来,否则便将你们的同伴全部处斩!”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