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i9c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470.誰也別想跑(今天要在羣裏發放上月活動獎勵喲)閲讀-gb12d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后院之中,万籁俱寂。
谁也没想到励学天禄说跑就跑,而且跑的飞快,以至于没人反应过来去拦住它。
等到大家伙想要出手了,它的踪影都不见了!
王七麟还在郁闷的挥舞手中小黄书,结果人家看都不看自己这本体一眼,直接跑路……
谢蛤蟆果断说道:“穷寇莫追,那咱们先把这陶蝉的事给彻底解决掉吧。”
他将一张符箓拿出来甩了甩,符箓燃烧变成一团大八卦,熊熊的火焰烧的很高,却没人感觉到热量。
谢蛤蟆将陶氏拉入火八卦中喝道:“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终无所见,何不所出?”
“门开,生路,终见!”
他伸手往外一拖一拽,一个人影从陶氏身上冒了出来。
庄梦蝶倒吸一口凉气:“蝉哥儿!”
众人都感觉不到火八卦的温度,可这人影却不一样,他像是被烈火焚烧到了,痛苦的扭动身躯在火八卦中挣扎逃窜。
谢蛤蟆一甩袖子,火八卦熄灭,这影踪立马窜向旁边软在地上的陶蝉身躯。
谷沣震惊的看着火八卦又看向谢蛤蟆,他指着火八卦想说什么。
谢蛤蟆冲他行道家拱手礼,他急忙整顿道袍反身行稽首礼,道:“无量救苦太乙天尊,见过大师兄!”
傲嬌神探妙法醫 叫我懶懶
王七麟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交流,他狐疑的看去,这时候地上的陶蝉呻吟一声,用手撑地坐了起来。
谢蛤蟆说道:“这次,是真正的陶蝉。”
陶氏也醒了过来,她看到自家夫君困难的伸手撑地,便赶紧上去扶住他。
结果她一碰到陶蝉,陶蝉跟被电击一样往后缩了缩身子虚弱的说道:“咳咳,夫人请自重,男女授受不亲……”
说出这句话后他忽然痴痴一笑,喃喃道:“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他接着开始了之乎者也,王七麟听的脑壳痛。
而陶氏听到这话又要泪崩:这不还是失心疯吗?
庄梦蝶从另一边去扶起陶蝉,苦笑道:“蝉哥儿呀蝉哥儿,你还认得我是谁吧?”
陶蝉外头看看他,忽然抬头看向夜空沉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徐大说道:“好嘛,开始水调歌头了。”
谢蛤蟆说道:“他还记得自己学过的圣贤诗书属实不错,无量天尊,这陶家公子着实是一个心智坚韧之辈,若是换成一个寻常人,阴魂离体两月再合体,恐怕会变成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
庄梦蝶无助的看着他们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七麟沉吟道:“按照本朝律令,民间有人私下里碰触换命之术,斩立决。”
这点朝廷零容忍,因为有违纲常伦理,为天道所不容。
天底下最想万寿永昌的人其实是皇帝,可是历朝历代没有几个皇帝敢这么干。
主要是榜样立得好,敢利用权势去逆天而行的最终都失去了权势了。
一个朝代想要绵延传承,首先要做的就是尊重天道、不得逆天而行。
庄梦蝶顿时颓然的坐倒在地。
陶氏茫然的看着王七麟,她不知道王七麟突兀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不忍看她,这真是个可怜女人。
他深深地凝视了陶蝉一眼又看了看徐大,一声口哨带上八喵和九六纵身越墙而去。
站在墙头他没有回头,说道:“庄公子,请理解,本官是执法者,不能徇私枉法。”
他的身影消失,徐大蹲在庄梦蝶跟前低声说道:“我家七爷遵循法令、恪守职责,你这伴读违法犯纪他肯定会上报听天监,可是他只是执法者,不是判罚者,你明白大爷的意思不?”
庄梦蝶下意识说道:“去天听寺找青龙王求情,陶家世代刚正仁义,以孝道德行传家,这陶蝉虽然罪大恶极,可是如今已经形如白痴,而且他没有伤害别人,伤害的是自己子嗣,青龙王或许可以免开一面?”
徐大说道:“这是你自己的理解,大爷不清楚。”
王七麟不想掺和这件事。
家有屍妻 半尺
他这次找到了陶蝉真身,所以不再停留,连夜骑马离开了霸邑。
徐大在路上问道:“七爷,这种案子会怎么判呀?”
王七麟说道:“让朝廷去头疼吧,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判。”
按道理来说,陶蝉害了人,害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不是亲手害死的这个孩子,而是祖辈福荫为了维护纲常伦理打掉了孩子,让他不能将鸠占鹊巢。
那么谁应该受到律法的惩戒?
还有这个‘孩子’没有出生,他、她、它算不算是个孩子?
王七麟迷茫了。
不过他没有把自己当全能全知的圣人,所以有些事情自己搞不懂他不会去逞强的乱揽责。
天若是塌到了他头顶的时候他会顶着,在此之前由更高个子的人顶着吧。
谢蛤蟆感叹道:“陶蝉可惜了,他被父亲的去世吓到了,将一盘好棋下成这个地步。唉,陶家福荫之深厚真是罕见,他们本来会开枝散叶成一支大族才对,可惜陶蝉乱来了。”
徐大说道:“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他媳妇肚子里的可是他孩子呀。”
王七麟说道:“这就是人心,曾经有个叫鲁迅的人说过,人世间唯有太阳与人心不可直视。”
徐大问道:“鲁迅是谁?”
王七麟说道:“一个我们老家村里很厉害的人,很多人特别佩服他,不过这话是不是他说的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他说过许多有了不起的话,比如人世间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路了。”
徐大挠挠头问道:“这算什么了不起的话?那大爷也会说呀,人世间本来没有耂渋赑,有了男人就有耂渋赑了。”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你们讨论这些没用的做什么?其实这案子还是有疑点呀,陶蝉一个寻常的读书人哪里学会了阴魂离体的法术?哪里学会了夺身附体的法术?又是去哪里得到的风雅妖?”
盛世恩寵:嬌妃難求 燁未央
王七麟说道:“确实让人觉得古怪,但他现在已经形如白痴,恐怕这些秘密要埋葬在历史长河中了。”
历史长河中埋葬的秘密太多太多,陶家的事甚至无法在这条长河里翻出一个小水花。
夜路不好走,他们不赶时间,所以离开霸邑后王七麟就说道:“咱得找个村庄,专门找荒郊野岭的那种村庄。”
谢蛤蟆笑道:“小心撞到鬼。”
王七麟说道:“那可就太好了。”
血色戀情之唐海斌探案實錄
徐大嘀咕道:“你想要找村庄借宿的话,那为什么不留在霸邑?里头客栈还不有的是?”
洪荒之星辰傳 孤星天棄
王七麟说道:“里头有鬼吗?我今夜要找鬼。”
徐大哈哈笑道:“你开玩笑?”
王七麟很认真的看着他:“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中華民俗老黃歷 王慶革
徐大懵了,这不是开玩笑难道是失心疯?大半夜的主动找鬼?
祖巫霸世 鴻飛萬仞
王七麟也很无奈,来到京城以前,他只要随便找几件诡案就能碰到鬼,到时候把案子一破把鬼一杀,造化炉立马可以开工。
可是京城之中高手如云、真龙隐现,通天龙气弥漫八方,大汉朝和新汉朝历代真龙天子们葬在四周,别说鬼了,连个邪气点的坟头都找不见!
霸邑这里隔着长安城有段距离,应当也有鬼邪在这里作祟,所以王七麟准备这趟顺便赚个外快。
得知他不是开玩笑,徐大便将迅雷放了出去。
冥鸦能探鬼。
迅雷飞出去半炷香时间又回来了,领着他们走上一条小路。
三匹马得儿得儿的敲打着路面,穿过几座山丘后,河水汩汩流淌,一条大河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渭河的一条支流。
月光照耀在河流中,流淌的河水反射着光芒,好像流淌的是月光。
王七麟看到一座老旧渡口在不远处,便牵着马走了过去。
一艘船顺流而下,船是平底漕船,能运人能运货,船家是个穿着蓑衣的老人,他蹲在船头瓮声瓮气的问道:“客官是否要过河呀?”
王七麟道:“是的,我们要过河。”
老汉撑船靠上渡口,说道:“人过河十个铜铢,马过河五十个铜铢。”
王七麟皱眉道:“价钱太高了吧?”
詭三國 馬月猴年
老汉笑道:“你看这天色多晚了?这都是什么时辰了?哪里还有人在干活,只有老头子还在卖力气,所以要价高一些不算过分吧?”
王七麟点点头道:“这话说的对,确实不算过分,不过这么晚了,你年纪又这么大了,为什么不去歇息还要撑船干活呢?”
老汉笑道:“很简单,老头子我白天睡觉晚上干活,晚上客人少可是船费高,白天客人多可是船费少。老头子年纪大了,撑不了几趟船就没力气了,所以不如晚上来干活,这样还是那一把力气,赚的却要多一些。”
王七麟钦佩的说道:“老爷子真有生意头脑,走,上船!”
三人三匹马上了船,老汉一声‘坐稳了’,然后撑船驶向河流深处。
河水逐渐汹涌澎湃。
流水声中渐渐地混上了一股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刮船板。
王七麟对徐大说道:“你老实点,没事在船上磨爪子干嘛?”
徐大伸出手说道:“大爷磨个屁的爪子!”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谢蛤蟆正在闭眼打坐。
撑船的船夫面色沉重的问道:“客人,你说你听到有人在用指甲抠船板?”
王七麟说道:“可能是我听错了?”
他侧耳倾听,声音更加清晰——就在他身下传上来的!
但他身下是船底。
有人在抠船底!
奇鳥形狀錄
船家的脸色变了,他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坏了,这是遇上尸抱筏了。怎么会这样?难道那件事是真的?”
王七麟问道:“什么事?”
船家慌张的说道:“去年冬天有一次风大浪大,一艘船到了河中央翻掉了,许多客人掉入水中。当时河边还有其他船,可是风浪太大,又有一艘船侧翻的教训在前,所以其他人不敢开船去救人,眼睁睁看着他们淹死!”
“据说当时那些客人们拼命想被救上岸,使劲往水面伸手,于是淹死后他们没有沉没或者被水流冲走,而是站在水里将手臂伸出河面就像是还在等待有人救援一样。”
“于是每当阴天下雨的时候有人出船,就会碰到一些手臂露出水面,如果它们能抓到船,就会用指甲抠船板……”
“嘎吱嘎吱!”
声音更响亮更杂乱了。
王七麟问道:“碰到这种事怎么办?好像真有手臂在咱们船下。”
船家慌张的说道:“不可能呀,不是只有阴天下雨才出现吗?今夜天色很好呀。”
“别慌别慌,没事的,有办法能解决这事的,不会出事的。”
王七麟问道:“什么办法?”
船家抬头冲他们一笑,说道:“很简单,它们这是在想要拉人下水作伴,其实它们也不担心,只要丢一个人下去让它们拖走,它们就会心满意足的离开,这样其他人便安全了。”
王七麟虎着脸喝道:“你什么意思?”
船家嘴角挑起愉快的说道:“客人别误会,老头没有任何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们,咱必须得扔一个人下去,否则这艘船会被它们给拖走的!”
徐大问道:“必须得扔一个人下去吗?”
船家阴沉沉的点头。
徐大一脚踢在他身上:“那你下去不就得了吗?废什么话,撑船的事大爷来,大爷会撑船。”
船家没想到他会来这么闪电一脚,他没来得及躲避被踹入水中。
没有水花。
一些惨白的手指从水下伸了出来,用指甲抠着船板扒拉到了船上。
接着是惨白的手臂。
皮肤被水泡的蓬松褶皱的手臂。
又有杂乱的头发在水中飘荡。
就像一蓬蓬的黑色水草,小船四周全是这些水草,它被缠住了。
一颗脑袋从水中冒了出来,船家阴嗖嗖的笑道:“一个都跑不了!”
王七麟站起来说道:“对,一个都别想跑!”
“剑出!”
开门剑率先发难,冲着水中老汉便轰了过去。
老汉没反应过来……
剑已经到嘴边了……
恶鬼之下,一剑秒杀!
老汉直接鬼影破碎,等候多时的造化炉心急的飞出,看着它飞快的身影,王七麟猜测它要是会说话,这时候恐怕会来一句:死鬼,怎么才来?
开门剑一剑诛鬼,伸出水面的惨白手臂慌忙往下钻,水草一样四处飘荡的乱发更乱了。
河底手指甲抠船板的声音还在响起,估计不是同一拨鬼,下面的鬼还不知道它们遇到了什么人。
开门剑诛杀老鬼后立马飞回,门开其他四门剑杀出,跟四枚导弹一样轰入了河水中!
尤其是小阿修罗,战斗意志强悍、战斗欲望强烈、战斗力强大,它御剑入水就跟猫进耗子窝,这不要钱的外卖还不得吃到肚子疼?
听雷剑接着入水,水下依然有闷雷声。
一道道水柱被轰炸的起飞,波浪飞起两丈高,有惊恐的鬼被炸的坐了水上飞机……
九六和八喵不甘示弱,天狗入水咬到一个鬼往后拖,八喵本想入水,犹豫了一下改成摇晃着小尾巴往下砸毛球,就跟打地鼠一样,哪里露头打哪里。
三下五除二,十几道红色火焰被造化炉给连续吞了下去。
然后结束了。
河面恢复了平静。
王七麟很失望:“就这点鬼吗?这么大一条河流呢,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这么大的河不会就这点水鬼吧?”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七爷,这里应该空了,你想想这终归是京城腹地,听天监肯定要反复耕耘,只要有邪祟就跑不掉,能有多少鬼?”
徐大撑船在河上又转了一圈,王七麟再没有遇到鬼。
他一看这样不行,对九六说:“六啊,你去装落水狗好不好?去看看能不能给爹勾引出几个鬼来。”
九六张开狗嘴惊讶的看着他。
八喵站起来伸开爪子挡在它身前。
王七麟欣慰的说道:“八喵要主动请缨?好吧,那八喵你下水给我引鬼。”
八喵的眼睛瞪得滚圆,它愣愣的看着王七麟,突然回身用爪子推九六:快下水快下水。
谢蛤蟆看的哈哈大笑,道:“七爷你这是做什么?这里的鬼用不着咱们收拾的。”
王七麟严肃的说道:“咱们是听天监的队伍,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些鬼死后不投胎,那本官就得强行送它们投胎,以庇佑本地百姓和往来乡民!”
徐大喝彩道:“七爷说的好,你除了没有两袖清风,其他任何方面来看都是个好官,搁在大唐朝你可以入凌烟阁!”
王七麟摆摆手道:“咱们自己人,我就不装逼了,我这个人驱鬼诛邪不为升官发财,就因为这是咱的责任,咱有这个本事。”
徐大说道:“七爷,行了吧,这里确实只有咱自己人,你继续吹下去没啥意思,大爷还得想办法帮你捧,大爷好歹也是个力士,是吧,大爷的正经事也是庇佑百姓。”
谢蛤蟆抚须笑,看着两人的目光充满慈爱。
他们划船上岸,最后离开的时候王七麟看向这艘船问道:“你们说,这船会不会也是个邪祟?”
徐大二话不说转身就是一刀!
燃木神刀劈出,木船船舷碎裂,断口木头顿时燃烧起火焰。
木船在水上晃悠的厉害,但并无缺损。
徐大摇摇头道:“这船没问题。”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肯定没问题,否则咱们在河上遭到水鬼攻击的时候,它怎么会毫无反应?而且当时还有鬼抠这船底来着呢。”
王七麟很失望,他踢了船头一脚说道:“为什么不是鬼船呢?我今晚杀的不过瘾。”
他们放出迅雷离开渡口,人影渐渐远去,唯见大河天际流。
寂寥的星光洒在河面上,河水悠悠,木船的船舷摇摆,火焰被夜风吹的也在摇摆。
然后木船猛的使劲摇摆起来,一下子侧翻在水里将船舷火焰给熄灭了。
灭火后木船重新浮出水面,以兔子跑的架势顺河而下,疯狂逃窜……
PS:两件事哈。
第一,上个月不是搞了个月票活动么(当然不出意外,活动以失败告终),按理说上个月该发放活动奖励,但弹壳这边账号有点问题,未能及时发放奖励,改成今天,按照当时说的那样,在群里发放奖励哈。
美女總裁愛上我
第二,顺便推荐一本书,一位老友的作品,术小城的《逆流之我是学霸》,可能有些朋友不知道,他是学霸文的开创者,当初一本学霸文拿下过万的首订(仰望脸),现在又写了一本学霸文,如果大家喜欢这个题材,那不要错过,不喜欢的,那也可以看看,说不准就喜欢了呢?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