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uik45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七十八章 行長的難處展示-e1vet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这件事之后,贺洁打了好多个电话给我,我都没接,来直接找我,我也不见。我知道这事,她也挺为难的,可能她也有她的苦衷,但至少她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不该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贺北是个什么德行,我是知道的,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过分。估计贺洁也没想到,这也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一个月过去了,水上乐园的项目还没把大门改好,挖土车也不过来了,市里面终于开始催促他们尽快动工,他们也和市府方面叫苦连天,让区管委会解决堵路的问题,最后给了他们明确的答复,自己搞定!
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有眼线啊,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而且还有人推波助澜。
雨季马上就到了,一下可能就是两三个月,必须要赶在雨季到来之前,把基坑挖完,并且把整个地下工程修建完毕,不然工期就要向后拖到年底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如果只是挖好了基坑,而不做好防护,那么基坑就会变成了一个大水塘,所以,耀阳加快了施工进度,工地上是一天一个样,耀阳找的承建商是分为两个标段,一个标段给了我们自己集团的施工单位,一个标段给了我们一向合作十分愉快的中字头建设单位。
北海漠 北海漠
有了对比,自然就有了竞争,耀阳很会利用人心,和两个施工单位都透漏了,二期工程打算只用一家。
这下,不用监理管,两家自动竞争起来,比工期,比质量,比投入,谁也不提钱的事,就是干!
再看,水上乐园,一旦雨季来了,他们挖的坑就成了一个大水塘,这下也不是水上乐园了,成了水底世界了。灌了水进去,就非常的麻烦了,再想开挖施工,困难就增加了很多,成本的巨大消耗,是他们难以承受的。
指尖的璀璨 零落天下
官道情路
莫柯很久没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找过我了,下班时分,她推开我办公室,我以为她找我有事,急忙招呼她坐下,她挎着个小包,微笑着和我说道:“晚上,我带几个朋友去你酒家吃饭!”
我嗯了一声,没太在意地说道:“去就是了!我买单!”
莫柯笑着说道:“那到不必,只是想你晚上一起来!”
我哦了一声问道:“你朋友,我都不认识吧?我去,好吗?”
莫柯微笑着说道:“你现在去哪儿,估计都有人欢迎!”
位面寵物商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我也成名人了是吧?”
莫柯嗯了一声道:“可不嘛!不过,我这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省行的人,和咱们公司没什么交集,想托我找你,一定想见见你!”
我切了一声道:“又是公事啊?行吧,那我晚上过去看看,几点啊?我今天还打算去健身呢,别太早啊!”
我的女友是二貨 橙味巧克力
莫柯呦呵道:“就你这身板,还健身呢?健完身,你还走得动路了吗?”
我挥了挥手道:“快走吧,再讽刺我,晚上不去了!”
晚上,我健身完,直接去了酒家,问了殷师傅后,走到了后院的包厢,现在我们后院的包厢都是给自己的熟人用,不提前打招呼,是根本就订不到,连进都不让进。
其中两个包厢里有人,我都不认识,殷师傅说一桌是小黑以前的战友,一桌是耀阳安排的质监站的人。
我好奇地问道:“东莞质监站的人啊?跑这么远,来咱们酒家吃饭,这耀阳会不会算账啊?”
殷师傅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我走了进第三间包厢,桌子对面的,莫柯坐在主人位上,贵宾位坐着一个一身黑色西装,蓝条领带,戴着金丝眼睛的中年人,他旁边是两个徐老半娘,莫柯的旁边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也穿着一套超大码的运动装,天气虽然很凉快,但他还是一直擦着汗。
一群人正说得热闹,看我推门进来,停住了说话。
莫柯急忙介绍道:“陈飞,这家店的老板!”
几个人没太多的表情,只是微微地向我点了点头。
我奇怪莫柯为什么不直接介绍我万众的身份,既然她不想说,我也就懒得说。热情地向他们点着头,问莫柯道:“可以上菜了吗?”
莫柯笑着说道:“就等你了!过来坐啊!”
我嗯了一声,坐在了胖子旁边,又问道:“喝什么酒?不知道你们都习惯喝什么酒,就没安排!”
莫柯看了看金丝眼镜男问道:“子君,你说!”
子君急忙拒绝道:“我不喝酒,滴酒不沾!要喝你们喝!”
那旁边的徐老半娘叫道:“子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老同学,这么多年不见了,难得见一次,还不喝酒,哪怎么行?必须得喝!”
另外一个也跟着起哄道:“是啊,我们的大班长!家里管得太严是吧?不让喝酒啊?同学聚会,也要管啊?”
雙面邪王的冒牌妃
子君急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平时真的不喝酒,一喝酒就脸红!”
兌換世界 寒夜詩音
莫柯倒是也没勉强,对着我说道:“那咱们今天就别喝酒了!”
我点了点头,打算出去叫人拿饮料进来。
穿到攪基同人裏的作者你傷不起啊
两个老娘们不愿意了,大声地吵道:“那可不行!必须得喝!男人不醉,女人没机会啊!”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
其他几个人也只好尴尬地跟着笑了起来。
菜上齐了,我只是在菜上桌前,简单介绍一下菜品,就基本插不上话了,她们就是一直在叙旧,我和胖子就会冷落在一旁,像是两个搭台的人。
我对着胖子笑了笑,胖子再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就无语,各自夹着自己面前的菜。
快吃到一半了,子君看了看表,终于问莫柯道:“你们陈总,什么时候来啊?”
莫柯看了看旁边无聊的我,指了指说道:“早就来了啊!”
子君愣了一下,马上站了起来说道:“啊?陈总?你们集团的陈总?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呢?”
莫柯平淡地说道:“咱们不是同学聚会吗?你说借着同学聚会的机会,想认识一下我们陈总,我就叫他过来了!”
子君不满地说道:“你不是说他是这酒家的老板吗?”
莫柯点着头说道:“是啊,他是啊!”
子君面色有点难看,但很快恢复了笑脸,对着我说道:“陈总,您看看,怠慢了!”
我不紧不慢地说道:“没有,没有!你们聊你们的!同学多年没见,应该多聊聊的!”
说完,转头对着胖子说道:“您也是她们同学啊?”
胖子擦着汗道:“是啊!我是插班生,上学那会我们几个最要好了!我那时候老被欺负,都是莫柯帮我的!”
我点了点头道:“我小时候也老欺负人,不过不敢欺负你这样的,怕打不过!”
胖子傻笑着说道:“他们打完我就跑,也怕被我抓住的!有一次抓住一个老欺负我的人,我就直接坐在他身上,7,8个人拉我,都没拉动!差点把他压死,后面欺负我的人就少了!”
我笑着说道:“我就是怕这样啊!”
我们两个人相视一笑。
那边子君看我没打算怎么理他,还打算再找我说话。可他身边的两个女人,似乎是对他动了春心,一直找他说话,搞得他对着我说话,我都装作听不见。
我继续和胖子聊着天,问道:“做盛行的啊?”
胖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卖卫浴的!”然后犹豫了一下,说道:“就是卖马桶的!”说完,自己脸红了起来。
為你綻放的那些美麗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你做什么牌子的啊?”
旁边看我不像在揶揄他,似乎真的有兴趣问道:“乐天啊!”
我追问道:“市级代理还是省级代理啊?”
胖子慌忙答道:“去年才签的市级代理,湛江市的!”
我点了点头道:“有眼光,卖的好不好啊?”
胖子想了想说道:“还行吗以前的人,买这些东西根本都不看牌子,因为都是大同小异,没太大区别,现在不同了,出了很多新型产品,人们也开始选牌子了,乐天的宣传做的不错!他们的广告代言是个明星美女,以往啊,都不会找美女代理这些产品的,可他们就是敢,虽然很多人议论,但效果很好,我们就好卖了!”
那边的子君一直不肯搭话,盯着我和胖子说话,那边的两个女人也觉得无趣,就停了下来,一起看向我和胖子。
其中一个女人插话道:“一个马桶能有什么新型产品啊?不都是一个样吗?你还能把座便做成方形的啊?”
胖子本部自信的脸,这会有个光彩,滔滔不绝道:“那可不是这么说的,马桶按结构分,可分为分体坐便器和连体坐便器,一般来说分体坐便器比较占空间,选择的时候要根据家里卫生间的面积,不能随意选择。分体坐便器是传统的马桶,外形和普通马桶一样,价格也相对便宜,连体坐便器要显得新颖高档些,价格相对较高。按照下水方式可分为直冲式和虹吸式两种,直冲式……”
另一个女人急忙叫停道:“行了,行了!吴胖子,谁想听你讲马桶的历史啊,我们这儿正吃饭呢?”
胖子一脸的尴尬。
我笑着说道:“前几天,我听到一个笑话。我们一个大区总监,中午吃饭的时候,和我们抱怨说,他儿子现在崇拜明星,崇拜的不行!人都傻了!说啊,有一天看看电视,好好的,就突然哭了起来,我们大区总监就问他儿子说,你好好的哭什么啊?儿子就答说,看见他自己崇拜的女明星,做了一个卫浴的广告。就问了,做了卫浴广告就做了呗,那你哭什么啊?儿子就说,她做的是马桶的广告,她是我的女神,我一想到女神也要上厕所,我就觉得我的世界都要崩塌了,原来女神也要上厕所,大便和小便的!”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还拍了拍旁边胖子的肩膀。
胖子也跟着尴尬地笑了笑。
两个女人一下子就拉下了脸,瞪着我。
子君却拍着手道:“说得好,其实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吃屎放屁的,那有啥呢?”
我点了点头道:“我们读书那会儿,专挑吃饭的时候吃恶心话,看谁吃不下去?那时候就是那么无聊!”
子君感同身受道:“是啊,我们还有更夸张的呢,一个宿舍就一盒泡面,泡好了后,第一个人抢到泡好的泡面,就一个喷嚏喷在了上面。另一个就过去抢,直接吐口水进去,也奇怪,那时候根本就没人嫌脏,一样的吃,连汤都不放过!”
胖子大笑道:“是啊,是啊,我就这么做过!”
两个女人哈哈大笑道:“我还见过你为了一瓶可乐和人打架呢!不过啊,那时候是真没啥钱,我们女生其实也想喝可乐,听装的贵,我们就都卖汽水机上的,一杯才2块钱,还得两个人一起喝!现在可到好,给我姑娘喝,她都不喝,硬说是碳水化合物,喝了不健康!”
大家似乎都很怀念以前的日子。
话题打开了,大家变得都不那么拘谨了,子君开始提议拿酒来喝了,和刚刚吃饭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酒上来了,他那是不能喝,平时不喝酒的人啊,我看至少有两斤的两,胖子更是能喝,两个女人也不差,一桌就莫柯一个人不太行。
子君看我喝得也挺高兴,就和莫柯换了位置,坐到了我身边,先是敬酒,然后推心置腹地和我说道:“陈总啊,我是真的羡慕你们企业家啊!都是大爷啊,我们银行见到你们,就像见到财神爷一样。你说,我一个东南大学财经大学研究生毕业,在四家银行当都行长,虽然都是地方上的,但大小是个官!可到了省里,官级是升了,可权力却小了,压力却大了,天天得上门求你们这些老总,现在啊,活得啊,跟个孙子似地!”
我笑了笑道:“这能怪谁?只能怪你们自己!银行是什么,国家的财政机构啊?还是福利机构?都不是!你们也想着投资,想着赚钱,却不知道思考,不知道创新!把握这国家的经济命脉,却总是一层不变!你知道你们银行现在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