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伴随着那道女声,在场的“神圣之眼”信徒们纷纷抬起双手,将拇指按在了眉骨下方。
与此同时,他们其余手指都舒展往上,搭在了额头。
“一二三四……”
清澈的女声里,他们跟着节奏,神情庄严地揉动了起来。
“……”龙悦红嘴巴半张地看着,表情逐渐古怪。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应该是“盘古生物”中小学校里每天都会做的“眼保健操”。
顶多也就是在动作的细节和名称的长度上有一些不同。
终于,龙悦红反应了过来,望向了蒋白棉和商见曜。
蒋白棉嘴巴紧紧抿着,脸颊肌肉和脑后马尾都隐约有些颤动,商见曜不知什么时候已闭上了眼睛,跟着做了起来,表情异常肃穆。
龙悦红正要与他们低声交流一下,蒋白棉猛然侧头,望向了他。
这位“旧调小组”的组长旋即抬起右手,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龙悦红明白过来,保持住了安静。
白晨略显茫然地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第二节,挤按睛明穴……
“第三节,按揉四白穴……
“第四节,轮刮眼眶……”
严肃庄重的氛围里,“神圣之眼”的弥撒慢慢到了尾声。
在房车门口领做的费林睁开眼睛,用咏唱般的腔调道:
“眼睛至圣。
“爱护眼睛就是爱护你们的生命!”
信众们再次将两根食指放在了下眼窝处,高声回应道:
“愿你双目长明!”
费林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却没有用同样的语言,而是赞美起执岁“双日”:
“神是日与月!”
完成这一步后,他大声宣布道:
“下面,领受圣餐。”
说完,他从房车门口跳下,让开了位置。
几名信徒步入,从厨房区域端出了一个个橙色的塑料托盘。
托盘上放着一个又一个碟子,每个碟子内都有好几个蒸熟的胡萝卜块。
费林看着商见曜等人,以布道般的语气解释了一下:
“这是执岁的恩赐。
“能明亮你们的眼眸。”
“愿你双目长明。”商见曜诚恳地回了一句,但没做动作。
费林相当大方,给每位客人都发了份圣餐,还配了筷子和调羹。
龙悦红道了声谢谢,伸手接过,不快不慢地吃了起来。
虽然这蒸胡萝卜没放额外的调味料,吃起来比较淡,可对厌倦了能量棒、压缩饼干和军用罐头的龙悦红来说,还是有滋有味。
圣餐之后,弥撒正式结束,费林走到商见曜等人面前,笑着说道:
“对我们这些经常开很久车的人来说,眼睛真的很重要。
“这也是我接受‘神圣之眼’的主要原因。
“你们看,我现在都还没有一点老花。”
“确实。”蒋白棉非常理解“无根者”们更愿意信仰“神圣之眼”的原因。
这是他们生活环境和风俗习惯造成的。
商见曜则开口问道:
“你没有眼镜吗?”
“有。”费林觉得这是好兄弟的关心,微笑解释道,“不少势力里,还保留着磨眼镜的设备和工艺,但能像旧世界那样,把你眼睛情况弄得清清楚楚的,很少很少。
“而且,眼镜终归是外在的事物,我们穿越荒野等地方的时候,可能几天十几天都碰不到一个人类聚居点,就算碰上了,也未必能帮你配眼镜。
“这样的过程中,要是眼镜摔坏了,那不就等于瞎了吗?还怎么开车?
“就算提前弄好备用的眼镜,也防不住你视力又一次下降啊,到时候,都废了。”
摆完事实,讲完道理,费林笑眯眯问道:
“怎么样?对我们‘神圣之眼’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加入?”
如果被“盘古生物”的亲戚朋友们知道我加入了这样一个教派,我肯定会被笑一辈子……蒋白棉无声嘀咕之中,没直接回答,而是拿目光望向了商见曜。
商见曜诚恳说道:
“我觉得我们和‘神圣之眼’没有缘分。”
“可惜啊……”费林一脸遗憾。
他指了指“旧调小组”那辆吉普车所在的方向道:
“你们先过去等我,我换身衣服就来,讨论喷漆的方案。”
“好。”蒋白棉当即答应了下来。
返回吉普所在区域的途中,龙悦红回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地对商见曜道:
“你拒绝他们的原因是,你觉得他们的圣餐不是太好吃?”
“这可能就是没有缘分。”商见曜坦然回答。
“哈哈,我就知道。”龙悦红颇为高兴。
他也觉得单纯的胡萝卜圣餐太朴素了,应该吸引不了商见曜。
白晨也算融入了小组,见气氛合适,不懂就问:
“你们为什么会对‘神圣之眼’的弥撒有那么大反应?”
听到这个问题,蒋白棉终于憋不住了,低笑了起来,笑得差点走不动路。
好一会儿,她缓了口气道:
“他们的弥撒我太熟了。
“公司内部,每一个学生都很熟!”
见白晨还有点茫然,她打了个比方道:
“你还记得水围镇的早操吧?
“这就是公司中小学校的一种早操。
“哈哈,这确实是旧世界遗留下来的,但和执岁没一点关系,结果他们因为和眼睛有关,将它当成了弥撒,哈哈,我不行了……”
蒋白棉笑得龙悦红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白晨大概明白了过来,想象了下“神圣之眼”用水围镇早操当弥撒的场景,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淡淡的笑意。
“万一当初的公司高层都是‘神圣之眼’的人,故意选了这个做眼保健操呢?”商见曜突然反问。
“怎么可能……”龙悦红说着说着,声音渐低。
这种可能光是想一想就很惊悚很可怕。
蒋白棉瞪了商见曜一眼:
“别讲鬼故事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早就是‘神圣之眼’的教徒了。”
说话间,他们回到了吉普车旁边。
蒋白棉看着自家座驾,逐渐陷入了沉思。
“组长,你在想什么?”龙悦红等了一阵,好奇问道。
蒋白棉思索着道:
“我在想,能不能从‘严重脱发’和‘性癖异常’里反推出执岁‘双日’那个领域的觉醒者能力特点。
“杜衡说过,代价和能力间应该是有模糊映射的。”
商见曜立刻做出了猜测:
“能让敌人脱发和变态?”
“……这样的能力应该归类在心灵打击上。”龙悦红想象了下道。
蒋白棉白了商见曜一眼:
“我是说寻找共同点。
“不过嘛,还不能肯定费林说的第二个觉醒者也是‘神圣之眼’的教徒。
“如果确实是,我觉得它们的共通之处是,都涉及激素。”
白晨在荒野流浪者里属于基础教育相对比较好的那种,大概知道激素代表什么。
她斟酌着道:
“这范围就大了。”
“确实,但目前资料太少,只能推测到这个程度。”蒋白棉“嗯”了一声又道,“还有,既然他们教义的重点是眼睛,能力可能也会包含视觉领域,呵呵,如果有‘神圣之眼’的觉醒者能做到近似隐身,我一点也不会奇怪。”
她没说要是遇到类似的觉醒者,该怎么防备。
“旧调小组”四位成员讨论之间,费林已换上昨天那件黑色皮衣,走了过来。
他的腰间依旧挂着一个枪袋,里面是“蟒蛇”左轮。
打过招呼,看了看“旧调小组”的吉普车,他斟酌着道:
“喷成军绿色的迷彩怎么样?
“对吉普来说,这种比较常见,不会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
“可以。”蒋白棉充分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
费林转而问道:
“你们打算怎么把自己送到野草城去?
“我们有专门的拖车,可以放吉普的。”
“不用这么麻烦。”蒋白棉对商见曜的生死兄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们派一支不大的车队装作去野草城做生意,我们混在里面就行了。如果你们正巧有这样的计划,那就更好了。”
费林哈哈一笑:
“还真这么巧!”
笑完之后,他补充解释道:
“我们正好有一支车队要去野草城,看能不能再多弄回点食物。”
“你们食物储备不够了?”蒋白棉猜得到不是这个原因,但却故意这么问。
费林叹了口气道:
“今年天气不好,很多地方的粮食都减产了。
“多储备点说不定能救命,或者,卖出个好价钱。”
说到后面半句话,他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
“那我们就跟着你们那支车队走。”蒋白棉没再多问,“总的我们要付多少个罐头?或者,你更想要压缩饼干和能量棒?”
“昨晚的酒和晚饭……今天的喷漆和明天的车队庇佑……总的给十个罐头就行了,不够可以拿压缩饼干和能量棒抵。”费林很快报了个数。
蒋白棉松了口气:
“勉强够。”
费林的笑容跟着变得轻松:
“那明天上午就出发,中午前肯定能到。”
“这么快?”蒋白棉虽然没打算继续绕路,但也知道接下来起码还有一天的路程。
费林笑了笑道:
“前段时间,野草城把浊河上那座断桥修好了,不用再去别的地方绕了。”
浊河是绿河流入僧侣荒原后的名称。
蒋白棉点了点头:
“好,那就这么定下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