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维多利亚关于前往紫罗兰王国的记忆到此为止,结束的戛然而止,以至于高文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钟才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记着的事情就到这了?”
“是的,”维多利亚点点头,“一个非常清晰的节点——走入那片充斥着迷雾的丛林。”
“也就是说,不仅包括在千塔之城里的记忆,前往紫罗兰王国的学徒们也不会记得他们前往千塔之城路上的事情——在那些浓雾中赶路的经过,从那座名叫普兰德尔的海边小城到王国腹地的具体路线,浓雾森林里的模样……关于这些东西的记忆同样也是需要在离开的时候被清除的内容之一?”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维多利亚再次点头,“紫罗兰王国在严守自己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不仅局限于千塔之城——似乎只要越过王国边境的那些雾,其腹地的一切就都需要被严密隐藏起来了……我后来也猜测过那雾里面都有些什么,但毫无头绪。”
高文皱着眉思考了挺长时间,房间中随之陷入安静,唯有魔导装置运行时非常轻微的嗡嗡声和通风系统的声响混在一起,反而让房间里更显寂静。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他才突然抬起头来,开口打破沉默:“在那之后呢?你又记得什么?”
“仍然是在那片森林边缘,我们所有人都站在出发时的地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仅仅是恍惚了一下,然而实际上半年已经过去——陛下,我不仅研究冰霜魔法,对心灵领域的法术也有些了解,但我仍然要说,最高明的记忆重塑法术都很难做到那种程度——那位老夫人仍然是我们的‘向导’,她告诉我们说所有人已经顺利完成了预定的学业,接下来就可以回家了,紫罗兰王国已经安排好了船只,而我们的家人也已经接到通知,在海峡对岸等着我们。
“理所当然的,许多学徒感到困惑茫然,甚至觉得这像是个玩笑,然而当我们审视自身体内的魔力流动,再注意到森林边缘景色的变化之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切真实发生了。
“对动辄便要在一项学术研究中投身数年之久的施法者而言,短短半年的求学可谓十分短暂,然而我们在紫罗兰王国‘失落’的那半年却给我们留下了此生任何一段学习生涯都无法比拟的收获——所有人的魔法技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详实的理论知识就印在脑子里,某些施法技巧已经成为本能动作,显示着我们确实曾进行过一段长时间、高强度的理论和实践学习。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分享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并不记得具体的学习经过。”
维多利亚话音落下,高文的眉头已经紧紧皱起,旁边的赫蒂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感觉……太奇怪了……”
“是的,很奇怪,我之后用了很长时间来适应这一切,并确认这一切真的已经发生,而在更长的时间里,我都尝试继续关注跟紫罗兰王国有关的一切情报,想要找到他们在北方地区活动的某种……规律,找到他们的潜在目的,”维多利亚声音清冷,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让人很难猜到她此刻的情绪是否有变化,“有很多同期的学徒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而且我相信在过去的六百年里,大量曾经被带到紫罗兰王国的学徒们也肯定有差不多的想法和行动。
“不管之前签没签过入学协议,不管是否仔细阅读了入学须知里提到的记忆重塑问题,当事情真的发生之后,对自己那段神秘的求学经历感到好奇都是一种本能,更阴谋论一点,对紫罗兰王国产生警惕和怀疑也会是一种本能,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什么都没查到——就像过去六个世纪里的其他学徒们一样。
“紫罗兰似乎真的就只是招了一批学生,学期结束之后便将其送了回去,没有任何额外的阴谋目的,也不过问我们之后做的任何事情,更不在意我们的调查活动……就如这么多年来他们对洛伦大陆整体的态度:他们什么都不在乎。”
高文已经开始习惯性地曲起手指敲击座椅的扶手,他的思路也随之扩展起伏,汇总整理着维多利亚透露过来的所有情报,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再度开口,带着轻声的感叹:“隐秘的传承,深埋的历史,充满神秘感的使者和异域土地……还真是个剑与魔法的故事啊,真适合发生在社会管理和生产关系欠发达的田园时代,适合被收录在羊皮纸制的魔法书里。”
赫蒂闻言抬起了头,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通讯器对面的维多利亚则平静开口:“确实如您所说。”
“但很可惜,这么‘浪漫’的魔法奇谈可不符合现行的《境外留学生输送制度》以及《超凡者管理办法》,”高文的话音响起,夏日的虫鸣也一同从敞开的窗户传入了书房,“招生过程不规范,登记过程不合理,人员流动不公开,教学方式无保障,虽然可以合理考虑国家层面的涉密保护问题,但紫罗兰王国又没跟我们签这方面的谅解备忘协议——这方面要管起来了。”
维多利亚的表情毫无变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确实如您所说。”
一旁的赫蒂则早就料到老祖宗会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毕竟,我们现在可是法治时代了。”
“不管北方大陆其他国家怎么看待这件事,总之在紫罗兰王国愿意和我们签订更加透明、正式、可靠的官方人才培养和输送相关协议之前,这种疑点重重的‘法师传承’流程必须暂时禁止,”高文继续说道,“就像你刚才提到的,如果紫罗兰王国在招收学徒的时候所提供的契约真的那么正规……那么他们想必也会理解我们的考量,在这方面做出跟进。”
“我会做出安排,并进一步监控在北方地区活动的紫罗兰法师们。”维多利亚点头说道。
高文嗯了一声,紧接着有点好奇:“说起来,紫罗兰王国的这种‘挑选学徒’大概多长时间进行一次?是每年都会有么?”
“并不是,要比那间隔周期长的多,但也没有太大规律,”维多利亚立刻回答道,“根据已有记载,他们挑选学徒的间隔通常在六至十年,间隔最长的一次甚至有二十年之久,而且每次挑选学徒也不是短期内全部完成,而是整个过程持续一到两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紫罗兰的接引者们会在北方地区频繁活动,去接触所有符合他们条件的有天赋者,最终被挑选出来的学徒数量也不固定,从十几人到上百人的情况都出现过。
“据说两百年前是紫罗兰王国接引学徒最少的一次,当时他们在整个北方诸国以及提丰总共只带走了六名学徒——当然,那六名学徒在返回洛伦之后仍然和他们的前辈们一样成为了卓越的魔法大师,被各自国家奉为上宾。
“另外,他们最近一次在北方地区接引学徒是大概五年前的事情,当时他们从北境带走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苔木林以及北方城邦的人。”
“听上去还真挺随心所欲的……”高文下意识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尽量在脑海中勾勒着北方那个法师王国所拥有的传统、文化、社会以及政治形式,就如描绘人的肖像般,他在尝试为那个神秘的隐士国度也勾勒出一幅“速写”,“可惜,他们把自己藏得太深,就连琥珀手下的干员们都没办法深入到紫罗兰内陆……”
“琥珀那边已经失败了么?”赫蒂闻言好奇地问了一句。
“不能说失败,因为本身也没有定下明确的目标和期限,但确实没什么进展,”高文有些遗憾地说道,“干员们要在紫罗兰王国边缘区域的城市活动很容易,通过商路正大光明就可以进去,但在尝试进入腹地的时候……他们就遇上了维多利亚刚才提到的那个问题——没有路,紫罗兰王国的边境城市和内陆之间完全没有道路连接,而且当地的管理者也禁止异邦人越界。”
赫蒂无奈地点了点头,只能接受这个局面——她知道这不是琥珀和其手下干员的问题,尽管她时不时会调侃或嘲讽那个半精灵几句,但经过这几年的共事和观察,她早已承认了琥珀的实力。那个半精灵在情报方面天赋卓绝,训练出来的干员也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擅长潜入、伪装和收集情报的专业人士,现在连这群给条缝连奥尔德南的皇宫都敢钻的“专家”都一筹莫展,那只能说明紫罗兰王国这片浓雾的难度……实在已经超出想象。
而在遗憾之余,她又忍不住问了维多利亚一句:“你真的对自己在千塔之城的经历一点印象都没了么?哪怕用回溯思维或潜意识漫游的方法也找不到那些记忆?理论上,不管再怎么高明的记忆修改法术都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尤其是你还在那里学习了那么久——那些学习来的知识都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唯独缺失了具体的学习经过,这种操控记忆的力量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维多利亚眉头微微皱起,她一边整理记忆一边斟酌着词句,过了十几秒钟才沉声说道:“具体的‘记忆’确实是没了,各种能帮助找回记忆的法术我都试过,毫无进展。不过……”
高文和赫蒂异口同声:“不过什么?”
“不过在尝试了一些自我多重暗示和深层梦境下潜之类较有风险的办法之后,我确实在梦境中找回了一些片段……不连贯,很古怪,充满细节错误和潜意识补充成分,我并不认为那是正确的、真实的记忆,但如果仅将其视作参考,它们应该就是我所记得的‘求学经历’了。”
她回忆了一下,慢慢描述着自己在梦中看到的那些东西:
“我看到有一座城市,由无数的高塔和层层叠叠的房屋堆积起来,结构完全不符合现实世界的空间和几何规律,那些堆叠起来的房屋不可能有出入口,里面甚至不可能有足够的居住空间……它们更像是错乱的涂鸦,被勾勒在一片虚构的大地上;
“我还看到了一座格外高耸的塔,在梦中,那座塔就仿佛有生命一般在轻微活动,甚至偶尔低语,塔顶上漂浮着一个像是眼睛一样的东西……那东西传达出歪曲的恶意。
“我还看到许多学徒聚集在一个空荡荡的地方,那似乎是个很大的魔法实验室,或者是个图书馆,因为我看到远处的黑暗中有许多排列的架子,但看不清上面具体是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我和学徒们正在阅读,还有一个导师的声音……只能听见声音,他在很有耐心地教导我们,但看不到他的身影。”
维多利亚的讲述停了下来,高文忍不住问道:“就这些了?”
“是的,我所记得的就只有这些片段,另外还有一些更加琐碎的画面,但支离破碎到我都不知该怎么形容,”维多利亚语气严肃地说道,“总而言之,这些就是我所记得的全部求学经历,请仅作参考,以防被我这些描述误导。”
“这已经是足够珍贵的情报了,”高文叹了口气,“而且你提到了和学徒们一同学习的景象……虽然你没看到导师,但我觉得这至少说明你的知识确实是‘学’来的,而不是直接被某种巫术灌到了脑子里。”
维多利亚想了想,表情平淡地说道:“在失去具体记忆的情况下,这两种情况其实也没多大区别。”
高文有点无言以对:“这倒也是……”
随后,他又从维多利亚那里了解了一些关于紫罗兰王国的琐碎情报——尽管那个隐世之国笼罩在一层厚厚的神秘帷幕中,但维尔德家族毕竟坐镇北境七百年,这么长的时间里,总有许多在北方地区活动的紫罗兰法师暴露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再加上那些接受安苏王室雇佣、接受安苏各个法师组织招揽的紫罗兰游学者在向南活动的时候必然会和北境公爵打交道,维多利亚所掌握的情报对高文而言还是颇有参考意义的。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高文终于挂断了和凛冬堡的通讯,偌大的书房中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他和赫蒂两人。
闭上眼让自己的大脑休息片刻之后,高文重新睁开了眼睛,看向侍立一旁的赫蒂。
“我记得你之前提到,有一些进入过紫罗兰腹地的人,他们在返回之后向其他人讲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并把那里诡异奇妙的风景描述的绘声绘色……”
赫蒂表情严肃:“是的,确实有这方面的传说,甚至在一些比较专业的学术著作中都不乏这方面的‘证言’。”
“但根据刚才维多利亚的说法,在越过那些‘边境浓雾’之后就是紫罗兰的‘保密区域’,那些法师们不允许任何外人染指他们的王国腹地,连维多利亚这样高明的法师,在返回之后都不记得千塔之城真正的模样——那么那些宣称进入过千塔之城,出来之后还能把里面的情况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人,他们是怎么记得那么多东西,而且还没被紫罗兰的法师们抓回去洗脑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鑒賞
“……或许有人在说谎,我不认为是维多利亚大执政官——那些宣称去过千塔之城并带着记忆返回的人,他们大概只是自吹自擂?”赫蒂摸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可能是他们吹嘘的太过真实,再加上没有别人去过紫罗兰王国,所以大家对他们的说法信以为真……”
“肯定有人在吹嘘,但很难说所有人都在吹嘘,”高文皱着眉,“而且一些说法甚至得到了专业学术著作的收录,我不认为几个在酒馆里夸夸其谈的骗子就有本事让那些学者们被耍得团团转——他们的说法总该有些令人信服的理由才对。”
“您的意思是……”
“或许,他们真的去过千塔之城,至少他们自认为自己到了千塔之城。紫罗兰王国的边境管理者们不一定能拦下所有尝试越境的异邦人,而那些因为各种理由越过浓雾和森林的冒险者们……天知道他们在雾中看到的都是什么东西。”
赫蒂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作为一个法师,她知道许多奇诡怪异的传说和传说背后的魔法原理,然而假如一整个王国都处于先祖所描述的那种状态中……她便完全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了。她只从这些不同寻常的信息背后感觉到了某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氛围,可具体这种氛围从何而来,她也无从分析。
就在这时,她听到先祖的声音再次响起:“赫蒂,你去查一些东西。”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推薦
赫蒂立刻反应过来:“是,先祖,您要我查什么?”
“查查过去六百年里紫罗兰游学者们到底带来了多少有关魔法的奥秘,查查人类诸国现在使用的魔法体系中有多少紫罗兰痕迹,”高文表情严肃地说着,“包括具体的法术名,它们的类别,传入洛伦大陆的大致时间,影响范围,以及这些法术在过去几百年里都有什么变化……
“维多利亚说的没错,在刚铎帝国的深蓝之井魔法体系崩溃之后,是紫罗兰法师们帮助刚铎遗民建立起了近代魔法体系……如今这个体系在很多地方仍是主流,而且里面到处都是紫罗兰的影子。现在我要知道,这些影子到底有多少。”
“是,先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